精华言情小說 冷麪王爺太傲嬌-第一百七十一章 煽風點火讀書

冷麪王爺太傲嬌
小說推薦冷麪王爺太傲嬌冷面王爷太傲娇
梁尚国匆匆的赶到太子府,“快点带我去见太子妃,”他一边吩咐着管家,一边大步流星的进了大门。
梁碧玉在整理墨玉潇的书房,她微微皱着眉头,一边整理一边露出疑惑的表情。
“玉儿,”梁尚国人都还未进书房,就先呼唤起来。
梁碧玉见梁尚国如此焦急的模样,她也急急的迎上去,“父亲,怎么如此着急的模样?可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梁尚国点了点头,神情凝重的回答道,“府上可有什么异常?”
梁碧玉有些疑惑,然后扭头看了一下凌乱的桌案,“倒也没什么异常,就是昨天晚上有人潜进书房,不知道想找什么,我今天早上过来,就看到到处乱糟糟的,”她说完看到梁尚国脸色更凝重了,“父亲为何这样问?”
“玉儿,潇儿可有过加害十王爷的念头?”
梁碧玉疑惑不解,她回想着,然后摇了摇头说:“夫君虽之前对十王爷有忌惮,也有不满,但他从未想过加害十王爷,父亲,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今天早朝,四王爷突然出现,说查到潇儿加害了十王爷。”
“不可能,他这是嫁祸,夫君不可能加害十弟,”梁碧玉斩钉截铁的说。
“父亲也不相信潇儿会加害十王爷,但现在不是我们相不相信的事情了,现在事情已经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了。”
梁碧玉开始惊慌起来,“为何?父亲一定要给夫君证明清白才是。”
梁尚国叹了口气,“本来只是四王爷和他那几个党羽的一面之词,但谁知四王爷在离朝的时候特意留下了一封信,那信,为父也看了一眼,确实是潇儿的笔迹无疑,信上的内容是,潇儿密谋北奕王子加害十王爷,事成之后,国土共享。”
梁碧玉闻言,险些没有站住,“为什么会这样?这肯定是墨瑾轩嫁祸给夫君的,真正加害十弟之人不是夫君,而是他。”
梁尚国瞳孔放大,“玉儿何出此言?”
“其实夫君早就怀疑十弟不可能是战死,而是墨瑾轩设的局,而且叛军的末后主谋也是墨瑾轩,他现在还恬不知耻的倒打一耙,太可恶了,父亲,你一定要揭穿墨瑾轩的真实面目,还夫君一个清白。”
梁尚国看梁碧玉着急的样子,有些力不从心,“看来昨天晚上潜进太子府的人就是四王爷,那封信难不成真的是在潇儿的书房翻出来的?”
“不会的,”梁碧玉连忙否认,“夫君不可能干那种事。”
梁尚国思考了片刻说:“难道四王爷这样做的目的就是为了扰乱视听?而且信上还盖有潇儿的大印,那他可真是嫁祸的滴水不漏,而且现在也没有证据证明潇儿的清白。”
“那可如何是好?父亲一定要想办法才是,而且现在夫君又出征在外,我一介女流之辈也想不到办法,”梁碧玉一边说,一边红了眼眶。
“玉儿先不要忧心,为父的会想办法的,看来现在只能在叛军这件事上作文章了,我记得潇儿当时跟为父说叛军还没有完全剿灭干净,带头的趁乱逃跑了,那么叛军也定不会就此放弃,”梁尚国说完又匆匆的离开了。
墨瑾轩带着瑾舟和几个侍卫来到十王府,他眸子阴鸷,愤恨的看了一眼十王府偌大的牌匾,然后露出不做不罢休的神情。
“四王爷?你怎么来了?”管家迎上去,恭敬的行了一个含首礼。
墨瑾轩笑了笑,“无须多礼,本王就是来看看德妃娘娘。”
“那奴才这就去禀报德妃娘娘。”
墨瑾轩点了点头,然后跟着管家进了大门。
墨子胤陪着德蓉在祠堂念佛。
“德妃娘娘,四王爷前来探望你。”
德蓉听到管家的声音,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神情没有任何起伏,一脸的淡漠,“十三,陪母妃去见见四王爷吧。”
墨瑾轩在前厅转来转去,看着十王府的气派与豪华,更是让他心中愤愤不平起来,同样是皇子,为何只有他的府邸寒酸。
“四王爷,”德蓉步子沉重的走进了前厅。
墨瑾轩一改不屑的神情,秒变谦卑的模样,“德妃娘娘,近来可好?”
德蓉坐了下来,“劳四王爷惦记,一切都好。”
墨瑾轩看德蓉人不似从前精神,心情变的愉悦起来,“那就好,我也是刚回来,想着替十弟来尽尽孝。”
德蓉听到墨宸宇,心里便开始难受起来,“四王爷是去了哪里?”
“自十弟······,”墨瑾轩故意悲伤起来,欲言又止,“我就去游历了一番,顺便调查十弟真正的死因。”
墨子胤和德蓉都惊呼了起来,眼睛瞪的大大的。
墨瑾轩看引起了反应,继续说道,“十弟武功高强,英勇善战,哪里会这么轻易的战死,所以我游历到北奕,调查到了是太子殿下和北焱王子合谋加害了十弟。”
“什么?”德蓉身子开始颤抖起来。
“大皇兄怎会加害我十哥?”墨子胤怀疑着墨瑾轩的话。
德蓉眸子闪过一丝狠厉,她相信墨瑾轩的话,因为她知道墨玉潇对墨宸宇的忌惮与不满。
“我昨晚潜进太子府,亲自在太子的书房找到了一封合谋加害十弟的书信,本想着拿来给德妃娘娘你的,但是那封信被我不小心掉了,掉到了哪里,我就不知道了。”
德蓉听罢,气的瑟瑟发抖,手中的佛珠都掉落在地。
墨瑾轩见风使舵继续说道,“他是太子,位高权重,不知道他为什么还要这么做?”
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冷麪王爺太傲嬌》-第一百七十一章 煽風點火看書
“墨玉潇,你欺人太甚,我儿从未想过跟你争过什么,你为何还要加害于他?”德蓉嘶吼着,眼泪决堤而下。
“母妃,你不要激动,身体要紧,”墨子胤安慰着德蓉,但他的怒火也开始控制不住了,“墨玉潇残害手足,不配做太子,四哥,你一定要给十哥讨回公道。”
墨瑾轩假装考虑了片刻说:“我接下来的话,你们听了先不要激动,一切都得听我的安排,不然悲剧会再次上演。”
超棒的玄幻小說 冷麪王爺太傲嬌-第一百七十一章 煽風點火鑒賞
墨瑾轩的话让德蓉和墨子胤听的云里雾里的,但他们还是没有犹豫的点了点头。
墨瑾轩四处看了看,然后小声的说道,“十弟应该没有死,之前运回来的尸骨也许不是十弟的,当时我没有想那么多,后来才想到不对劲的,不过他为什么没有回天启,应该有十弟的道理,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不能声张,最好是让父皇废了太子之位,墨玉潇没有了权力,那么他再想加害十弟就不容易了。”
德蓉和墨子胤听了墨瑾轩的话,高兴的已经无法用言语形容了,只是频频的点头。
“还有,为了不让墨玉潇兔子急了跳墙,加害你们,我要将你们接到我安排的住处,那个地方除了我,谁也找不到,这样十弟才会没有后顾之忧,我想十弟没有回来的原因,也是在等待时机,待扳倒了墨玉潇,我再亲自去寻十弟回来。”
德蓉现在被欣喜冲昏了头脑,已经完全相信了墨瑾轩,“十三,随母妃进宫见你父皇,为你十哥讨回公道。”
“嗯,”墨子胤未经世事,也辨不清真假,想到墨宸宇没死,干什么他都愿意。
“德妃娘娘,记住,十弟的事连父皇都不能说,”墨瑾轩再次嘱咐着。
德蓉扭头,眼神坚定,“嗯。”
墨瑾轩脸色突变,变的阴狠毒辣,“我要把你们通通玩弄鼓掌之中,看你们谁还敢轻视我?”

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冷麪王爺太傲嬌-第一百五十七章 我替他吃分享

冷麪王爺太傲嬌
小說推薦冷麪王爺太傲嬌冷面王爷太傲娇
墨瑾轩一个眼神,瑾舟和五名杀手拔剑向墨宸宇刺了过去,瞬间,一道道白色剑影随着舞动四散开来。
墨宸宇赤手空拳,他在瑾舟和杀手中间迂回闪躲,暂时躲过了刀光剑影,所谓一人难敌四手,更何况他连个兵器都没有,很快他就有点力不从心了,他腾空而起,一个后空翻,一掌击倒了一个杀手,然后夺下了杀手手中的兵器,有兵器在手,瑾舟和几名杀手很快就处于下风了。
墨瑾轩观战中一直紧锁着眉头,他满腔的怨气,愤恨,无处发泄,撑得胸膛感觉都要爆炸了,他双眼死死的盯着墨宸宇,在那一刻新仇旧恨全部涌上心头,他拔剑向墨宸宇冲了过去。
墨宸宇看着墨瑾轩的剑刺的毫不留情,他眼里里充满了不相信,他没有跟墨瑾轩对着打,只是一味的后退闪躲,他终究是不忍心伤墨瑾轩一丝一毫,那个从小宠爱他的四哥,在他心中已经根深蒂固了。
墨瑾轩看墨宸宇对他没有还手的意思,便更不留情的用剑刺着墨宸宇,直到把墨宸宇逼的无路可退。
瑾舟趁墨宸宇与墨瑾轩对视的时候,一剑刺入了墨宸宇的左胸腔上,紧接着,又有两把剑刺入了墨宸宇的腹部上。
墨宸宇痛的将眉头皱在了一起,表情痛苦,然后他感觉口中有浓浓的血腥味,他红着眼眶看着墨瑾轩,“四哥,你为什么….?”他想问问墨瑾轩为什么这么恨他,但他一句话没说完,一口鲜血喷涌而出。
墨瑾轩看着吐着鲜血红着眼眶的墨宸宇,他的心咯噔了一下,瞳孔放大,他扭头用愤怒的眼神看了一眼瑾舟和两名杀手,然后又扭过头来用不忍的眼神看着墨宸宇,他一直想让墨宸宇死,但这一刻真的到来的时候,他才发现,他的心竟有些疼痛,他在想,如若不是德蓉害死了他的母妃,他与墨宸宇会不会不是这种结局?他紧紧握着剑柄,他知道只要现在,他狠狠的补一剑,墨宸宇必死无疑,正在他犹豫不决的时候,背后突然突然响起了苏樱雪的声音。
“墨瑾轩,他是你十弟,你在干什么?”苏樱雪碰巧看到了这场荒谬的厮杀。
墨瑾轩扭过头来,他看着苏樱雪那双清澈明亮的眼神,此时对他充满了恐惧,他有一丝慌张,想着如何解释,但还未等他开口,苏樱雪接下来的话直接将他打入了无尽的深渊。
“墨瑾轩,就当我看错了你,虽然我知道一直都是你在背后操纵一切,想要他死,但我以为你会念着亲情,不会真正的置他于死地,但现在我知道,我终究是瞎了眼。”
墨瑾轩听完苏樱雪的话,开始冷笑起来,笑声冷漠而又不屑,其实他内心很是在意苏樱雪对他的看法,但他知道,从今以后,在所有人的心里,他都是一个为了达到目的而不择手段的无耻之徒了,“亲情?自我母妃去世之后,我再无亲人,只有仇人。”他脑海里全部的回忆涌上来,被其他皇子嘲笑,孤立,欺负,有的时候连下人都敢在他面前造次。
“虽然我不知道你到底经历了些什么,才会让你对所有的人都如此仇恨,但墨宸宇一直都是真心实意的对你,而你现在却拿着剑对着他,你不感觉你对他太残忍了吗?”,
“哈哈哈哈哈,”墨瑾轩继续冷笑,这次笑声里都是无奈,“这是他欠我的,我的母妃不是因为德妃在父皇面前乱造谣,母妃也不会死,我从小就没了母亲,受尽了所有的白眼,嘲笑,欺负,连自己喜欢的东西也从来没有得到过,父皇也因为母妃,而从未正眼看过我,”他说完又扭过头来,用仇恨的眼神看着墨宸宇说:“你知道吗?天姿樱雪最开始和亲的人选是我,就因为我是罪妃之子,天姿国主认为我不配,所以父皇最后才定了你,”他回忆起了在御书房外面偷听到天姿使臣和墨正风的谈话。
墨宸宇根本不知道这一切,他吃惊的看着墨瑾轩,眼神里都是愧疚与歉意,但事情已经发生了,他也无力改变了。
“墨瑾轩,回头吧?”苏樱雪怕墨瑾轩再次伤害墨宸宇,她也不敢刺激墨瑾轩。
墨瑾轩深深的叹息了一声,“事到如今我还回的了头吗?今天他必死无疑,我一定要让德蓉为她所做的事情付出代价,”他握剑的手颤抖着,他闭上了眼睛,准备深深的刺向墨宸宇。
苏樱雪看墨瑾轩手上的动作,她没有犹豫的冲上去,“不要,”在最后一刻,她紧紧的握住了将要刺向墨宸宇的剑。
墨瑾轩睁开眼睛,看到苏樱雪竟用双手死死握着他的剑,瞬间,鲜血顺着剑柄流下来,然后一滴一滴的淌到了地上。
墨宸宇见苏樱雪的双手在流着鲜血,他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心里疼痛着,“雪儿,放手,”他由于伤势过重,所以说话已经没有了力气。
“我不,”苏樱雪摇着头,然后用恳求的语气对墨瑾轩说:“我求你不要杀他,我求你了,”她眼泪控制不住的往下流。
墨瑾轩看着哭着梨花带雨的苏樱雪,心中激起了波澜,他于心不忍的看着苏樱雪,“我很想放了他,但是我不能放了他,放了他,死的就是我,他不该死,那我就该死吗?”
苏樱雪知道墨瑾轩现在已经被仇恨冲昏了头脑,“要怎样你才放了他?”
墨瑾轩想了片刻,然后从怀里掏出了一颗药丸,“只要他愿意吃下这枚药丸,我就放了他。”
“这是什么?”
“这是西域一种能让人变痴呆的药丸,只要他变的不再是墨宸宇,那对我来说就达到目的了,甚至比我杀了他还让我痛快。”
苏樱雪惊恐的看着墨瑾轩手中的药丸,“不行,他不能吃,我替他吃,”她一把夺下墨瑾轩手中的药丸,毫不犹豫的噻到了自己的嘴巴里。
墨宸宇见苏樱雪替他吃下了药丸,他凭借最后一丝力气一脚揣在了墨瑾轩的腹部,将墨瑾轩踹了出去,“雪了,快吐出来,你怎么那么傻?你为什么要吃?”他死死的掐住苏樱雪的脖子,然后用手指在苏樱雪口中企图把药丸抠出来。
苏樱雪知道墨宸宇掐着她的脖子,是害怕她把药丸吞下去,“来不及了,”她红着眼眶看着墨宸宇,小脸也因为缺氧而变的煞白。
蜜糖草香
独占千亿娇妻
墨宸宇赶快松开了手,眼神里都是自责,他绝望的奔向墨瑾轩,克制住了自己的愤怒,双膝跪到了墨瑾轩的面前,“四哥,我求求你,你可以杀了我,但我求你给我解药。”
墨瑾轩从未见过墨宸宇这幅卑微而又狼狈的模样,他好像并没有自己想象的痛快,他冷撇了一眼墨宸宇,他一脚踹开了墨宸宇,因为苏樱雪吃的根本不是什么痴呆的药丸,那只不过是一颗普通的药丸而已,只是暂时让人精神恍惚,变痴傻的药丸他还有大用处,虽然之前他想过用在墨宸宇身上,但后来他改变主意了。
苏樱雪站在那里,等待着药效发作,她想着自己很快就要变痴呆了,她内心居然毫无波澜,她想着对她来说,未必不是一种解脱,这样,任何的恩怨情仇她都不记得了。
“想让我给她解药可以,从今以后你不要再见她,也永远不要回天启,因为现在你已经是一个死人了,”他知道苏樱雪会替墨宸宇吃下去,这样他就可以带走苏樱雪,逼墨宸宇放弃,实际他内心深处对墨宸宇还是下不了手,虽然他之前有一万次希望墨宸宇死。
墨宸宇回头最后看了一眼苏樱雪,眼神里都是不舍,他知道,他必须答应墨瑾轩的要求,“我答应,”他紧紧的攥着手心,直到指甲抠到了肉里。
苏樱雪精神已经开始恍惚了,她已经听不清墨宸宇与墨瑾轩在说什么了,只感觉周围的一切都开始变模糊。

jz7pn優秀都市小說 冷麪王爺太傲嬌討論-第一百四十七章 以爲出現了幻覺閲讀-xgkr4

冷麪王爺太傲嬌
小說推薦冷麪王爺太傲嬌
深夜,月光朦胧,一个建筑怪异的院子里,一个穿着怪异的巫师闭着眼睛坐在月光下,她手中握着一颗极大的黑色珠子,脸上的表情庄重而又神秘。
“巫师,我派人多次请你大驾,可惜都没能请动巫师你,所以今日我便亲自来了,”北沫雪身穿一身黑衣,脸上满是崇拜之情,语气也恭敬有礼,不敢有丝毫不敬。
巫师闻声,睁开了一双墨色的眸子,她冷撇了一眼北沫雪,然后又闭上了眼睛,“公主不惜远道而来,既然来了,那就说说你的请求吧?”
北沫雪立刻跪在了地上,双手合十,“我有一个特别深爱之人,但是不管我如何努力,他就是不爱我,我听说有一种巫术叫蛊魅,我想请巫师你传授我蛊魅之法。”
巫师没有立刻回应北沫雪,她就那样静静坐着,直到过了两个时辰,她才缓缓睁开了眼睛,见北沫雪还跪在地上,她点了一下头说:“见你如此诚心,那我便教你蛊魅,蛊魅虽能蛊惑人心,但也只能魅惑一个心如止水的人,如若被施蛊之人心中爱极了一个人,你是无法真正蛊惑他的心,他内心所爱之人可以唤醒他,所以我劝公主还是不要太过执着。”
北沫雪听完了巫师的话,有些垂头丧气,“为何会这样?我听说的蛊魅可以魅惑人心一生一世?”
“此言差矣,任何巫术都不是一劳永逸的,如若真如此神奇,这世间岂不是没有真正的感情所在了?”巫师意味深长的说,她已经一百岁了,虽未尝过情爱之味,但她却把情爱之事参悟的透彻。
北沫雪考虑了许久,她还是决定一试,她不信墨宸宇心中爱极了苏樱雪,为了让墨宸宇爱上她,哪怕万劫不复她也甘愿一试,再说,此生她不可能再让苏樱雪出现在墨宸宇的面前,“巫师,请你传授我蛊魅。”
“你真的考虑清楚了?我见过很多人学了这蛊魅之术,都是无功而返,而且悔不当初。”
北沫雪犹豫了一下,然后还是决定一试,“我考虑清楚了。”
巫师见北沫雪如此坚定,便决定传授,“那我便传授你蛊魅,但其中要付出的代价,公主你不一定承受的住。”
我們都被遺落了
猎同小透明 尘花如桐
“不管任何代价,我都要试一试,”北沫雪口气坚定。
“既然公主如此坚定,我想也必定不会再后悔,但你要用你的心头血来换,这疼痛非常人能受,而且一旦施蛊,你会瞬间老十岁。”
空间炮灰生存
北沫雪没有犹豫,她拨出小刀就准备往自己的胸口上刺,但被巫师给阻止了。
“公主慢着,这心头之血必须得我亲自取,公主你只需要闭上眼睛即可。”
北沫雪用异样的眼神看了一眼巫师,然后将胸口露出了一点缝隙,她紧张的闭上了眼睛。
巫师起身走近北沫雪,她伸出手拔下自己的发簪,然后刺穿了北沫雪胸口的皮肤,她转到北沫雪的身后,用内力将北沫雪的心头血逼了出来,鲜血在空中汇成一条血红的丝线,凝结成鲜红的血珠,没有人知道她真正的年龄,因为只有服用少男少女的心头血,才能延缓她的衰老。
北沫雪疼的眉头紧锁,额头的冷汗顺着脸颊滑落下来,片刻之后,她才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她看着取完她心头血的巫师,貌似更年轻了一点,容光焕发的,但她现在没有心思想其它的,“现在可以传授我蛊魅了吗?”
“公主不要心急,现在你要做的就是心无杂念,只有心无杂念才能记得住心经,不然你是无法习得这蛊魅。”
当LOLI遇见大叔(毕业了,嫁人吧)
以爱为名封你所有
要做到立刻心无杂念,北沫雪还做不到,她只能慢慢地调整自己的心态,她尝试了几次,但还是不行,墨宸宇已经占据了她整个思想,再加上取完心头血之后的疼痛,更是让她心烦意乱。
愛妃好甜:邪帝,寵上天!
巫师见北沫雪心神不宁的样子,她站起身来说:“我看公主一时还做不到心无杂念,不如明晚再试,公主你可以就在这院中静静心性。”
转生之战圣
北沫雪艰难的点了点头,她脸色苍白的可怕,她起身坐在了石凳上,人瞬间失去了意识。
翌日,经过两天的紧赶慢赶,苏樱雪终于来到了目的地,她拖着疲惫的身体,在李文翰的搀扶下跳下了马车。
山下一家人
墨宸宇通过城楼的窗户眺望着街角,他脑子里思绪万千,杂乱无章的想着很多事情,但唯一让他感到清晰的是他对苏樱雪的思念,那种想见又不能见的无奈使他快喘不过气来了,突然,街角一个他朝思暮想的身影就那样出现在了他的眼中,他一度怀疑他出现了幻觉,他闭上了眼睛,努力让自己理智。
苏樱雪站在原地四处眺望,她仿佛看到了一个她熟悉的身影,她红着眼眶看了片刻之后,然后不舍的收回目光,她知道,即使不是隔山隔水,但她此生都与他不复相见了,一阵凉风吹来,她眯了一下眼睛,眼泪顺着她的眼角流下来。
李文翰看着流泪的苏樱雪,心里咯噔了一下,“樱雪,你怎么又哭了?”
苏樱雪擦了一下眼泪,努力挤出了一个微笑说:“没有,风吹的。”
李文翰明白,苏樱雪只是假装坚强,他只是不愿意点破,苏樱雪说什么他便信什么,“外面风大,我们先找个地方安顿下来。”
“嗯,”苏樱雪点了点头。
良久,墨宸宇睁开眼睛再次望向街角的时候,已经不见了苏樱雪的身影,他绝望的冷笑了一声,“果然是我的幻觉,她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我想她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我了吧?”他自言自语着。
戮神絕天 勿妄言
李文翰开了两间房,“樱雪,舟车劳顿了两天,你先回房休息一下。”
苏樱雪也着实是累了,身心疲惫不堪,她点了点头,感觉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秦风送苏樱雪进了房间,“妹妹,你先睡会儿,有大哥在外面守着门,你安心睡吧。”
“嗯,谢谢大哥,”苏樱雪关上门的那一刻,眼泪瞬间夺眶而出,她想着自己还有什么不满足不幸福呢?有这么一个大哥,有那么一个挚友,心里还有一个最爱的人,怀揣着这些美好的回忆,她这一辈子就足够了。
鬥球 煜飛天空
“秦兄,你在这里好好守着樱雪,我出去找找他的消息,看他能否从那个北奕公主那里弄到了另一半解药。”李文翰回想着自己刚下马车的时候,正好看到了墨宸宇的身影,只是当时他假装什么都没看见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