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玄幻小說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明月洲-第二百五十二章 罪惡之地讀書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小說推薦御前郡主的翻身仗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男人白净的脸上再次浮现出笑,“我可以把桂柔给你,只要你不是贵溪楼的人。”
谢长鱼眼中闪过一抹猜疑,她可不信这个男人会这么好心地把桂柔让给自己。
她的手指拨弄着杯子光滑的外壁,问道:“你这么做的理由?”
男人上半身向谢长鱼倾斜一些,眼中隐隐有些玩味,“喜欢你这一点还不够吗?”
谢长鱼听了这话,就跟听到了笑话一般,什么狗屁喜欢,是喜欢吗?
她可不相信。
“公子,如果你和我谈合作的话,请你认真一点,我呢?不信什么喜欢不喜欢。”
谢长鱼喝了口茶水,甘苦的味道在口腔中弥漫,嗯,味道的确不错,她赞同地点了两下头。
于是,又给自己倒了一杯,反正是他请客,自己不喝白不喝。
男人眼睛弯了弯,“你不相信吗?”
“呵呵,”谢长鱼默默翻白眼,“我为什么相信啊,我凭什么相信你?”
“还有,说点实际的好不好,别说什么喜欢,你难道不觉得你口中的喜欢很廉价吗?”
熱門玄幻小說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ptt-第二百五十二章 罪惡之地鑒賞
她的话毫不客气,甚至可以说杀人诛心。
谢长鱼皮笑肉不笑地看着男人,什么喜欢这种屁话再说一次,她也不会和这个男人合作了。
男人看出谢长鱼有些生气了,立刻求饶。
“好好,姑娘,我说点实际的吧。”
“你昨日带着桂柔逃跑的时候,我都看到了,半路劫走桂柔的人是我的朋友。”
谢长鱼恍然,男人的表情也变得越来越沉重,看来并不是在说假话。
她回想起那个男人的死相,很惨烈,现在想起来还不由得汗毛倒竖。
男人终于再没有平常的嬉皮笑脸,“我只想给我朋友报仇,桂柔我不关心。”
谢长鱼抬眸,认真地看着男人问道:“ 抱歉。”
男人温和地笑道:“没事。”
“一开始,”他看着谢长鱼,“我们的目标的确是桂柔,至于组织上为什么让我带走桂柔,这一点,我也不清楚。”
组织?
“什么组织。”
谢长鱼喝口茶水,才问道。
男人没有回答谢长鱼,反问一句:“你呢?”
“我?”谢长鱼抬起眸子,看着男人,他到底值不值得相信,不过有一点可以确认,这个男人应该不是贵溪楼的人。
她想了想,还是将自己的目的告诉了男人。
“既然你对我坦诚相待,我自然也不会对你隐瞒。”
谢长鱼直起身,吐出口浊气,“我是官府的人,调查的时候牵扯到了贵溪楼。”
男人脸上没有什么情绪,谢长鱼对他还是隐瞒了一下,毕竟这时相关朝廷的大事,不能随便告知别人。
“原来,姑娘还是官家的。”
男人脸上浮现出笑,“我记得,当官的没有女人吧。”
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第二百五十二章 罪惡之地展示
谢长鱼目光一冷,冷笑两声,“女扮男装不是吗?”
男人点头,“也是。”
“我那个组织,不能告诉你,和贵溪楼敌对,不过,我可以把桂柔让给你,其他的不能再告诉你了。”
男人还算是坦诚,这一点谢长鱼很满意。
她将杯子中剩下的茶水一饮而尽,“好,那希望我们合作愉快吧。”喝完之后,她勾起唇角,笑容明媚。
于是,她和这个男人就开始了合作。
喝完茶水之后,男人带她走出茶楼,在这街上继续闲逛。
谢长鱼奇怪,男人说晚上的时候这里才是真实的,这样看来是要逛到晚上了?
她皱眉,说来,到现在还不知道男人的名字,她走在男人身边,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男人哈哈笑了笑,说道:“怎么了,你现在开始对我好奇了吗?”
谢长鱼翻白眼,这家伙,她冷哼一声,表示对此不屑一顾。
“没有。”
男人无奈扶着额头,“你脾气还真是够差劲的。”
谢长鱼斜着眼看着他说:“哦,是吗,谢谢夸奖。”
“在下姓林,单字岚。”
林岚林岚,是个不错的名字,谢长鱼记下了,随后说道:“我叫小鱼。”
自己女扮男装取的名字不能告诉他,如果告诉他了,岂不是暴露自己是朝廷派来的事实了吗?
“你这个名字很随意。”
“因为本姑娘就是随意的人,林公子,请你自便。”
谢长鱼对他是毫不客气,
说话都不带拐弯的,林岚也是笑笑,没说什么。
两人一直在这里闲逛,不然就是吃东西,等到夜幕降临的时候,谢长鱼吃的很饱。
她拍了拍圆滚滚的肚子,看了眼外面的天,已经黑下来了,月黑风高,正是找人的好天气。
她吐出口浊气,抱着肚子,吃的太饱了,也不知道行动方便不方便。
现在外面大街上,亮起了灯笼,正条件上的灯笼连成一片,灯火阑珊,看着别有一番味道。
街上的人,比白天还要多上许多。
在走入人群之前,林岚从袖子中拿出两个面具,一人一个,强烈要求带上。
谢长鱼和林岚走在其中,在饭店里面看的时候,没有觉得街上的人很奇怪,现在看来,怎么看怎么不舒服。
他们还都带着面具,怪不得林岚一定让自己带着,原来是街上的让都带着。
她扶正面具,清了清嗓子,“你如果早和我说带面具,我也不会质疑你什么。”
林岚笑着没说话,谢长鱼也懒得再说什么。
白天的时候,街上摆着的摊子还卖着正常的东西,现在街上的商贩人手一个大笼子,笼子里不是野兽,而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人。
这些人有女人有男人,还有十二三岁的孩子。
谢长鱼看着笼子里衣衫褴褛的孩子,眉头已经拧成了疙瘩,怪不得是黑市。
这个时候,林岚的声音从耳畔边传来,他的声音很小,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听见。
“这还只是一部分。”
还是一部分!这个黑市,到底是谁在管辖,为什么这里会有这样的地方!
随着人流,向街道深处走,除了卖人,还有卖武器,卖骨头,卖书籍的。
林岚提醒道:“这些武器可能都是摊主所杀之人留下的武器。”
谢长鱼的眉头已经拧成了疙瘩,她紧绷着脸,这些人都是法外狂徒吗?

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txt-第二百三十四章 調查推薦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小說推薦御前郡主的翻身仗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丞相大人,这么晚了你找我有何事?”
谢之鱼一边说着一边裹紧自己身上的外罩,顺带打了个哈欠,揉揉眼睛。
江宴冷笑一声,直接无视站在门口的谢之鱼,推了一下她的肩膀,直接带着人闯入她的房间。
谢之鱼一时没站稳,向后踉跄了几步,如果不是撞在了门上,恐怕直接让江宴推倒在地上了。
她紧贴着门装作惶恐的看着江宴。
“丞相大人,都这个时间点了,你带着这么多人闯入我的房间,到底是什么意思?”
江宴的手下鱼贯而入,很快就将谢之鱼的房间围得水泄不通。
原本不大的卧房,此刻拥挤不堪。
他们翻箱倒柜,很快就将谢之鱼的房间翻乱,而且叮叮咚咚的声音很杂很乱。
谢之鱼拧着眉,三步两步走到江宴身前,怒气腾腾的瞪着他。
“丞相大人,你对我有意见,也不应该带着人来搜我的卧房。”
江宴目光冰冷的看着谢之鱼,“隋大人,本相为何这么做难道你不清楚吗?”
他向江宴走近几步,个头本来就比隋辩高,现在更是如大山一般,恨不得将隋辩至于整个人都笼罩在其中。
江宴周身都散发着冰冷的气息,让人不由得害怕。
谢之鱼心里嗤之以鼻,如果自己个头高的话,还至于害怕她吗?
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第二百三十四章 調查
她抬起下巴,坦然的看着江宴,挑起唇角笑道:“丞相大人好大的口气呀,隋某不知道隋某做了什么,让姜大人这么对隋某。”
江宴转过身,目光变得更加阴冷。
“隋辩,别以为我不知道,今日最后见桂柔的人是你,在你走之后,牢房就出问题,你难道不知桂柔在哪里吗?”
在江宴说这些话的时候,谢之鱼的眼睛像一旁瞟了一眼,他的手下人正好搜到了柜子,一会儿就找到桂柔了。
她笑而不语,就等着下人将柜子拉开,拉开之后,那人就大喊道:“大人桂柔在这里。”
江宴循着下人的声音,向柜子里看去,只看到泪流满面的桂柔,蜷缩在柜子里,眼泪扑簌簌的不停往下掉。
他转回目光,咬牙切齿地瞪着谢之鱼,她还真是胆大包天呀,竟然敢背着他转移犯人。
谢之鱼迎上江宴的目光,“的确是我带走了桂柔,但是丞相大人都没有想过吗?如果我不把桂柔带走的话,她就死在牢房里了。”
江宴咬了咬下唇怒吼道:“都到这个时候了,你竟然还狡辩,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谢之鱼心想,什么时候他对自己客气过呀?
江宴看谢之鱼漫不经心的表情,心中更是恼火,这家伙是明目张胆的违背自己的命令。
明知自嘴做错事情了,竟然还这么坦然,到底是谁给他的勇气?
江宴看向谢之鱼的双目中喷射出火光,那眼神恨不得直接将谢之鱼撕成无数碎片。
他双手握拳,额头上的青筋暴起,双目变得猩红。
“来人啊!”他低吼一声,立刻有三两个下人,从身后冲了过来,将谢之鱼团团围住。
江宴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再次睁眼。
“把隋辩给我带下去调查。”
在下人将谢之鱼的胳膊架起来之后,谢之鱼皱着眉拧着脸,哎呦哎呦的叫。
“丞相大人,不可不可,我明明做了一件好事,为什么你要让这些人把我抓起来,到底是几个意思呀?”
谢之鱼一边挣扎着一边说:“难不成大人想要公报私仇吗?”
江宴让谢之鱼的这番话惹怒了,他握着拳头,怒气腾腾的瞪着他。
“隋大人的脸皮可真厚呀,都这个时候了,竟然还不承认,我是没见过这么厚脸皮的人。”
谢之鱼不怒反笑,脸上尽是得意,看着很欠揍,“丞相大人,没想到你这么了解我呀,多谢夸奖。”
本来能借此机会好好收拾一下这个隋辩,没想到他倒好,竟然还没脸没皮起来了。
三言两语就将江宴的火气挑起来的,气得江宴怒火中烧,浑身发抖,他深吸气,强压下想要撕掉隋辩的冲动,指着谢之鱼怒道:“别得意,今日的事情本相一定会调查清楚。”
谢之鱼表示很委屈,她的脸整个都皱成了苦瓜状。
“丞相大人,我实在是冤枉。”
“救桂柔不能惊动太多人,所以隋某就自作主张的把桂柔从牢房中带出来了。”她看向江宴的目光真诚,自己除了想问一些问题,真的没什么别的心思。
偏偏他不信
仔细想想,隋辩说的不是没有道理,贵溪楼那伙人的身份太过神秘,背后到底有什么人在操作?江宴无从得知。
但是这个没脸没皮的家伙竟然直接越过自己,连交代都不交代一下,就将桂柔带出来,说不定背后还有其他目的,不过具体是什么目的,现在还不得而知。
他紧绷着脸,面无表情的看着隋辩,他永远都是这样一副表情,看着实在让人讨厌。
“随大人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藏着什么居心!”他说着,向谢之鱼逼近几分,猛地掐住她的脖子,心中一跳,比想象中还要细软。
很快,江宴收起思绪,冷笑着看着隋辩,冰块脸骤然放大了无数倍。
玄幻小說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txt-第二百三十四章 調查相伴
谢之鱼屏着呼吸,目不转睛地盯着江宴,他们两个距离很近,甚至能从他的眸子中看到自己的倒影。
她不由得挺直身板,想要和江宴拉开距离,但是他握着自己的脖子,一时之间呼吸有些不畅,而且自己向后挪的话,江宴还加大手上的力道,现在她感觉自己的手腕都要被捏碎了。
这是想杀人呐,哪里是想调查。
江宴贴在谢之鱼的耳畔,咬牙切齿的说:“别给我耍花招,最好乖乖听话,不然我对你可不会心慈手软。”他的目光冰冷而凌厉,像是刀子似的从谢之鱼脸上刮过。
谢之余笑笑,向江宴走近一些,眼中的笑意更深,“丞相大人,此话差矣,如果隋某没有有记错的话,丞相大人对隋某好像一直都不怎么客气 哪里会心慈手软?”

非常不錯小說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ptt-第二百二十二章 神祕暗室推薦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小說推薦御前郡主的翻身仗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而此时的贵溪楼的阁楼一处豪华房间。
四处都是浪漫的帷帐,空气中都弥漫着一股暧昧的香气。任何一个男人踏进这里都会被这香气瞬间迷倒,就算是女人也抵挡不了多久的时间。
“啪——”
清脆的一声巴掌声在房间内响起,几乎是瞬间就打破了整个房间之内的空气,香味都是瞬间消散了不少。
贵溪楼楼主冷然望着那被打趴在地上的桂柔:“你是要放他们走?”
“那江宴见到了我的真容!”桂柔捂着自己的脸颊,咬着唇说出这么一句话。
眼前这人是她的亲姐姐,可刚刚打她那么猛一巴掌的也是这人。
在此之前,贵溪楼楼主都不会这般对她,可现在居然……
“你虽是媚娃,你也要记住你是主子的人!这些人,是主子的敌人,你不该爱。”贵溪楼楼主叹了口气,不忍心看桂柔那楚楚可怜的模样,终是背过身去。
媚娃确实是有一规矩,看到了真容后,媚娃除非终生不嫁,否则就只能嫁给那个男人,这几乎是媚娃一族的诅咒。媚娃的体质特殊,身世特殊,若是不这般的话,会受到诅咒的反噬。
“姐姐……”
桂柔很是可怜,半躺在地面之上,泪水滑落。
“起来,你若是再帮那两人的话,我就再也没有你这个妹妹!”贵溪楼楼主狠心道,随后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眼神之中有些恐惧,“若是被主子知道了,你知道会是什么后果的。”
“是……”桂柔伏下身子,似是有些瑟瑟发抖的样子。
两人正站在一堵门前,贵溪楼楼主摁下了门碑上的一块石头,随着轰隆巨响,那门洞开。
“起来。”贵溪楼楼主瞥了眼桂柔,冷声道。
桂柔有些委屈,不过还是很听话地起身。
两人双双走进门内。
面前的是一个穿着黑色道袍般宽大衣裳的女子,头上蒙着一层黑纱,看起来倒是超凡飒爽。
此时正盘坐在那房间的石凳之上,似乎是在冥想一般。
贵溪楼楼主莲步轻移,走到那黑衣女子的面前,轻轻福了一福,赔着笑道:“月大人,那江宴来了,还带了个男人进来,好像是叫什么隋辩。”
听到贵溪楼楼主的话,那黑衣女人猛然睁眼,黑纱之下的一双眸子如同神明般清冽无情。
“很好。”
黑衣女人微微张口,似乎是很久没有说话般,女人的声音略微有些暗哑。
“月大人果然是猜测没错,只要把那个赵以州抓住,这江宴就绝对会来。”桂柔点头道,脸上笑意满满,煞是可爱。
黑衣女人听着江宴的声音,眼神有些许的迷离,但仅半秒钟时间便是恢复了清明。
“你们继续盯着,这几个人能不能死并不重要,至少这段时间不能让他们太好过。主子说的,要看着他们被玩弄死,猎物不玩弄的话,就没有意思了。”
那被称作月大人的黑衣女子嘴角勾起一抹冷冽的笑意。
“是。”那贵溪楼楼主又是微微福了一下。
“月大人,不知主子为何要这么做啊?直接让他们死不行吗?”桂柔好奇问道。
那黑衣女子微微抬头,目光哪怕是透过了黑纱都是极其有杀伤力。
桂柔只觉得颈后似乎又针芒抵着一般,喉间一梗,竟然是说不出话来。
“桂柔!”那贵溪楼楼主连忙用手臂轻怼了妹妹一下,狠狠瞪了她一眼。
随后贵溪楼楼主又是连忙点头哈腰赔着笑:“月大人别在意。我这妹妹从小说话就是没有遮拦,我以后定然严加管教。”
“嗯。”黑衣女子高冷点了点头,又一次恢复成一开始盘坐的模样,不再搭理两人。
两人连忙又是福了一福,这才从暗室里头退了出来。
石门一关上的瞬间,那贵溪楼楼主狠狠又是扇了那桂柔一巴掌:“你做什么!你要是作死可别把我带上!”
桂柔又挨了一巴掌,已然是十分委屈了。一双杏眼弥漫着水雾,脸颊都已经泛红:“姐姐,我错了,你惩罚我吧。”
饶是桂柔平日里被贵溪楼楼主惯成大小姐,整个桐城没人敢招惹,可就刚才那月大人那一下,就让她瞬间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
除非是真正的强大,否则哪有人能够对媚娃有那种杀伤力?正常人都会因为媚娃的特殊体质,不会给致命一击。
但是她知道,自己要是再多嘴的话,小命可能就搭在那里了。
贵溪楼楼主自然也知道,所以才会这般对待桂柔。可毕竟是自己的妹妹,也心疼,于是又是一把将桂柔搂进怀中紧紧抱住。
“桂柔,以后可别再那般莽撞了。月大人不是我们能招惹的。”
桂柔小鸡啄米般点头。
“你切记,以后也断不能再对那江宴那般了。你宁可是终生不嫁,也永远不要对江宴有任何的念头。否则你这小命不保。”贵溪楼楼主连连叮嘱。
桂柔也知道,泪水自眼角落下。好一番美人垂泪,我见犹怜。
而此时一楼的房间之中,谢长鱼不由得冷笑了起来。
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起點-第二百二十二章 神祕暗室分享
这媚娃还真是不把他们当人啊。一个接着一个的连环迷阵。她刚破解了一个障眼法,又走进了另一个迷阵之中。
她完全有理由相信,这一个迷阵之后还会有一个接着一个的迷阵等着她。甚至说恐怖的数量。而且江宴那边也绝对如此。
难道说这些媚娃一个个的都是记忆大师吗?都记得这破阵的路子怎么走?要不然他们就是不出这个贵溪楼的大门的?
居然一下子设置了那么多的迷阵,还让不让人过了。
而且这还不只是障眼法,现在在谢长鱼面前的还是一个迷魂阵。
当谢长鱼刚走进阵法的时候就被吓了一跳。
那屋顶之中竟然是出现了一大道雷电,一下劈在了谢长鱼的身前一尺长的地方,好生是恐怖。
饶是谢长鱼知道这应该只是阵法的迷惑效果,但对雷电的天生恐惧还是让谢长鱼不由得有些头皮发麻。
同时心中也是暗骂那江宴居然这样抛弃了她。

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線上看-第二百零八章 感激的阿哲展示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小說推薦御前郡主的翻身仗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听到这里,就连旁边的叶禾都有些无法忍耐了。自己一行人固然是外来之人,但大家都是大燕子民,百姓居然被如此虐待!
谢长鱼更是冷着脸在坐在门口,夜风吹过脸颊,带起发丝飞舞,也同样带起了谢长鱼的杀意。
她曾经是上战场打杀的,只要是为了大燕的百姓,她和军队自然是冲在最前面。
除了战场以外的地方,若是有需要军人帮忙的地方,也同样会顶在百姓之前。
可从未听说过抓壮丁这样的事,更何况还是老少都抓。
就凭这些,谢长鱼都恨不得将那个彭玉给揭发上朝堂,将这人面兽心的所谓父母官打入地牢。
那翠妮抱着阿哲坐在床铺之上,嘴里一边诉说着,泪水同时滑落。
“虽然我是娼妓出身,但是再怎么说我也是有血有肉的女人,当时看到那些场面,也很心痛。”
翠妮抹着眼泪,一旁的阿哲懵懂地帮翠妮伸手擦了下脸。
“娘别哭,阿哲不吃了……”
那阿哲奶声奶气,明明瘦骨如柴,却偏偏还是那般懂事得让人心疼。
翠妮抚摸着自己女儿的脸蛋,带着爱意注视着后者:“阿哲,是娘对不起你。是娘是在没本事带你离开这里才让你在这里跟娘一起受苦。”
“娘对不住你。等娘以后有机会了,就带你去没有水灾的城市,到时候你就能吃好喝好了,再也不用受这种苦了。”
翠妮抱着阿哲,母女两人竟然是直接抱头痛哭。
叶禾浅笑了下,安抚道:“你们不用担心。这次既然我们几位大人都来了,自然是要帮忙桐城解决问题的。而那个彭玉也绝对会受到该有的惩罚。到时候你们就可以重新在桐城生根发芽,不用远走他乡的。”
听罢,翠妮又是将阿哲狠狠揉进了自己的怀中:“阿哲,听见官老爷们说的什么了没?再熬一段时间,我们就有出头之日了。到时候娘亲再也不会做那种脏活了,我们开家小饭馆,娘带着你赚干净钱!”
“阿哲只要跟娘亲在一起,能够吃饱饭,阿哲就满足了。”阿哲不愧是个懂事的姑娘,始终在安抚着母亲的情绪。
看着眼前这两母女,谢长鱼也是不由得叹气。
人氣玄幻小說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txt-第二百零八章 感激的阿哲鑒賞
这次的任务必须要圆满完成,还这些无辜乡民们一个安稳的家乡。
这也算是谢长鱼对自己,对翠妮,对阿哲的承诺。
而后,那翠妮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询问道:“对了,翠妮。早上有个同我一起来的大人,我们俩分头去给百姓们分发粥食,可人到现在都一直未归。不知道你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够找到赵大人?”
听见这个消息,那翠妮还是愣了一下的。随后好看的眉头便是狠狠皱起:“不知道大人说的那位大人,是往哪里走的呢?”
谢长鱼回忆了下,道:“应当是从金玉楼的东边。我俩分头行动,我来西面散粥食,而他则是去东边。”
听到这句话,翠妮的脸色瞬间就变了。
“东边?那有一窝疯婆娘,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出现的,来了桐城之后就盘踞在贵溪楼之中。”
翠妮解释。
这贵溪楼之前是整个桐城都非常有名气的茶楼,做的都是喝茶听戏的声音。就连曾经的陛下微服私访,都来过贵溪楼。
而从水灾开始之后,那贵溪楼也是少有的没有被破坏完全的的建筑,就和金玉楼相差不多。
两栋楼之间也不过就隔了三条街的距离。
“贵溪楼的人基本上都是之前住在那附近的百姓。可当着帮疯女人来了之后,那些百姓们就被赶走了。”
“听说那些无意之间闯进去的人就都没有出来过了,谁也不知道那贵溪楼的疯女人是怎么回事。只是没有人敢再去了。”
那翠妮解释道,眼神之中都透露着淡淡的恐惧之情。
谢长鱼看了眼叶禾,后者也是皱着眉头。
“属下会派人去调查一番的。”叶禾道。
“千万别!”翠妮连忙道,声线都不自觉提高了几分。
后又像是意识到了自己有些失态,那脸颊都微微泛红了下。但是她自然知道人命关天:“百姓们都说那贵溪楼里面有妖怪出没,虽然我觉得虚构成分偏多,但是没有人能再出来也确实是真的。”
翠妮很是担忧,才会出言阻止,生怕谢长鱼的人也去送了命。
谢长鱼点头:“这事情我等明日会和丞相大人商量一番再行商议,先按兵不动吧。”
这一晚上得到的消息虽然不多,但是每一个都是足够爆炸,一时间就连谢长鱼都是觉得头有些疼了。
于是乎便是轻轻揉了揉阿哲的脑袋:“好了,既然这样的话,那你们就早些睡吧。明天还要继续麻烦你们来帮忙派粥呢。”
一听到还有粥可以喝,那阿哲的眼睛便是开始发光,脸上更是露出了大大的笑容:“好!阿哲一定会一大早就去帮隋大人的忙的!”
虽然说确实是面黄肌瘦,但是抵不过这阿哲完美遗传了自己母亲的美貌,不过就几岁的样子已经初有美人雏形。
一双眼中像是带着星辰,让人一看就容易陷进去。
“谢谢隋大人!”翠妮也是非常感激,连连要拉住谢长鱼的手感谢。
谢长鱼不露痕迹将手给抽了回来,轻轻摸了摸阿哲的脑袋:“女孩子一定要多笑一笑哦。阿哲笑起来真的很好看,想来翠妮以前应该也是倾国倾城的美人了。”
听着这话,母女两都是有些害羞。
不过那翠妮依旧是非常感激:“太谢谢隋大人了。要不是隋大人开仓放粮,我这孩子就整天都是愁眉苦脸的,连笑容都没有了。”
人氣都市小說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明月洲-第二百零八章 感激的阿哲分享
翠妮叹了口气,宠溺地摸了摸阿哲的脸蛋。
这孩子确实是从小到大就灾难频多,身世不干净受人白眼也多。从小就没什么笑容,现在终于是开始笑起来了。
翠妮也是非常感激谢长鱼。
再三关切之后,谢长鱼也重新又回去了金玉楼。她想要早点弄清楚赵以州的事情。

8e5g2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線上看-第一百八十六章 夫人被擄相伴-wvs6l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小說推薦御前郡主的翻身仗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得知谢长鱼离开,除却了崔知月,那谢灵儿可是万分的不乐意。
此时的她经过这三天的调养,宋韵每顿都必然给她送来老母鸡汤,这身子骨可是肉眼可见的好起来,此时已经能够坐起身子了。
见到宋韵又来看望自己,那谢灵儿可是嘟起了嘴,眼中都含上了泪。
“姐姐怎么这时候就走了?”
明明自己的婆婆马上就要来盛京,按照温家主母的性子,自然是会和谢长鱼争锋相对,到时候谢灵儿就能见到谢长鱼吃瘪。
可偏偏那谢长鱼就这时候回去了。就算那温家主母在盛京呆的时间久些等那谢长鱼回来,她也没有第一时间那么解气了。
宋韵有些尴尬,总是不能告诉谢灵儿谢长鱼走也是自己通风报信说了妹妹要来盛京的原因吧?
于是乎也只好是安抚着自己这个表侄媳妇,柔声道:“长鱼的母亲早就来信了,说是让她回去看看。灵儿你自然也是知道,长鱼的母亲身子不好,不能像宋琦那样来盛京看你,只能是长鱼自己回去了。”
宋琦便是宋韵的妹妹,也就是温家的主母,温景梁的母亲。
谢灵儿虽然心中一万个不乐意,但是也知道现在讨好宋韵才是最好的办法,只好是乖巧点头:“大夫人确实身体不好,姐姐回去看望确实在理。”
“只是灵儿没想到姐姐居然没有和灵儿通报一声。灵儿也有些想念母亲了,要是早知道的话就让姐姐帮忙也捎上一句了。”
看着谢灵儿知书达理的样子,宋韵心里可是止不住的喜爱。连忙喜笑颜开,拉着谢灵儿的手便道:“没事的灵儿。姑母可以帮你束一封家书寄回去,让江南谢家也好分享一下这个喜讯。”
谢灵儿只得是谢过宋韵。
前往梧州路途遥远,天色渐暗,谢长鱼一行人找了家客栈也就安顿了下来。
可一到午夜,客栈可就遭了殃。
不知道是哪里来的二十几个黑衣刺客,趁着夜深人静的时刻竟是冲破了相府侍卫的巡逻,闯进了客栈之中。
巧在谢长鱼正在沐浴,玄墨回避之时, 几个黑衣人撞开了天字一号谢长鱼的住所,将穿着里衣的谢长鱼给拐了去,同行的侍女也一同掳走。
这可得了?要是让江宴得知,玄墨的项上人头都怕是不保!
玄墨自然是第一时间前去保护谢长鱼,跟着那帮子黑衣人便是追了上去。不过那些刺客似乎是早就知道有暗卫保护谢长鱼,竟然不知从哪又冒出来十来人与玄墨缠斗。
总裁大人,求放过 蓝恋
玄墨武功不弱,与那些刺客打斗了许久,终是得以脱身。可谢长鱼等人却是不见了。
玄墨急的整个人都是团团转,可又寻不到谢长鱼的半分踪迹,只得是牵了匹相府的好马连夜冲回了盛京城。
得知谢长鱼被掳,江宴的脸色肉眼可见的阴沉出水,就连周遭的温度都是低了许多!
深厚内力的压迫铺天盖地袭来,玄墨都是险些抵挡不住,一口血喷出,整个人被压在了地上。
“玄墨保护不力,自愿领罚!”
虽然身上有些使不出力气,但那玄墨还是拼了老命吼出一声。那本来帅气的娃娃脸此时也是皱成了一团,根本没了曾经清秀的模样。
江宴一击眼刀狠狠甩了过去,薄唇轻启,死亡般的声线压迫而来:“你该罚!”
说罢,他便看向玄乙:“把他带下去!两百鞭罚伺候!”
卿 卿 如 晤
玄乙的额头都是不由得冒汗。虽然主子内力的压迫是冲着玄墨而去,但是他也能感受到那种灵魂的战栗。
两百鞭罚足以要了玄墨的半条命,但是玄乙知道,谁都不能帮玄墨求情。
谢长鱼在江宴心目中的分量不能用任何东西衡量。谢长鱼回家省亲,江宴把玄墨派去保护,可谢长鱼居然在玄墨的眼皮子地下被人掳走。这无疑是触犯了江宴的逆鳞!
要不是看在玄墨是庆云阁的护法,劳苦功高的份上,江宴把他杀了都不为过!
玄乙苦笑着走过去提着玄墨下去,无奈道:“这下子谁都保不了你。”
玄墨抿着唇不加回应,一双眼也是仇恨不已。
等他领完罚,自当是找江宴请柬去彻查此事。居然当着他的面将谢长鱼掳走,这分明就是看不起自己和江宴!
玄墨如此自傲的人,除却了在主子面前,也就是在谢长鱼和那个高个侍女的面前吃过亏,现在却又冒出来几个不知来历的刺客,这就是他庆云阁护法生涯之中的污点!
江宴大发雷霆,几乎是倾尽庆云阁一切眼线,彻查这件事情!整个庆云阁誓要将被掳走的谢长鱼找回。
可这事情,谢长鱼本人却根本不知道。
这帮子黑衣刺客正是那暗楼的人,这次的打劫也是谢长鱼的计划,能够让她找到机会将谢长鱼这个身份给隐藏起来。被强盗掳走,这法子虽然老土,但是不失为非常有效。
雪姬满脸无奈地看着谢长鱼,道:“主子,那江宴该气死了。”
当时负责牵制玄墨,雪姬也在场。要不是他一直不停地跟玄墨缠斗,就玄墨的身手,暗楼怕是要付出点代价才能完成这次的计划。
暗楼才重新建立没多久的时间,任何的伤亡对暗楼都有非常大的影响,好在这次没什么意外。
谢长鱼倒是非常不在意,根本就懒得思考江宴的反应。
“药王谷的奸细查出来没?”
雪姬低头,惭愧道:“雪姬没用,现在还没有查到。陆凯就像是人间蒸发一样,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有留下。”
谢长鱼叹了口气,自知这事情的困难程度。
眼下这些摸不着头绪的事情一个接着一个冒了出来,谢长鱼有着预感,这陆凯绝对与一个天大的阴谋有关。不过至于是什么阴谋,她现在还是没有什么线索。
“修整一晚,明天就该回盛京了。”
谢长鱼道。
重新回去盛京,自然是要以隋辩公子的身份。
不过那换颜丹数量也确实有限,本就不多,前些日子也用了不少。她必须早点得到皇帝的信任,下江南寻找月引的下落!

ffua2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第一百八十三章 拒不認罪看書-15i8s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小說推薦御前郡主的翻身仗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想从谢灵儿这里套话,也是谢长鱼愿意进来看看的原因之一。
不过很显然,这谢灵儿虽然身子弱了些,但那脑子可没有一刻停止警惕。在宋韵的面前,谢灵儿永远都和曾经在人前一样,一副白莲花好好小姐的模样,将谢长鱼越发是衬托得心肠狠毒。
宋韵自然不知,打心眼里心疼谢灵儿,轻抚着谢灵儿的脸颊,泪水都快滴了下来:“好孩子,姑母知道你不是故意的。这实在是动了胎气没办法。姑母还高兴呢,这小少爷竟然和姑母同天生辰,怎能说是不敬呢,这可是双喜临门啊。”
谢灵儿更是愧疚了:“姑母虽是这么说。可那是好在灵儿挺过来了,还将小少爷安稳生了出来。这要是真出了什么事情,那可就不是喜了。”
丧气的话谢灵儿没有明说,可在场的人都知道。
那宋韵更是鼻子一酸,拉着谢灵儿的手只能是不停地唤着好孩子。
谢长鱼虽然说是跟着宋韵进来探望,可却没有丝毫的道歉的意思。看着谢灵儿做戏的样子,她更是只觉得无聊。
她又怎么看不出来,这谢灵儿虽然是看上去虚弱,可那根本就没有平常人家难产或早产的九死一生。她早该想到,这谢灵儿如此憎恶自己,又怎么会拿自己和孩子的命开玩笑,为了陷害她做出这种疯狂之事来。这谢灵儿自然是做了完全的准备,至少会保证自己的性命无忧。
也就只有宋韵这样心地善良又不知真相的妇人会如此心疼谢灵儿了。
超级兵器 金辰
谢灵儿似乎是缓过了体力,看向一旁的谢长鱼,嘴角挤出一抹笑容:“长姐,虽然灵儿知道平日里你很讨厌灵儿,灵儿也不该去找你说话。可你也不至于这般辱骂灵儿吧?”
昆仑有剑
魅影狼山 永存的思念
北 妻
说罢,她又是看向一旁的孩子,眼角生生挤出几滴眼泪:“所幸的是孩子无碍,要是孩子出了什么事情,灵儿可不知道怎么和景梁哥哥还有母亲交代了。”
此处的母亲自然是指的温家主母,也就是宋韵的亲生妹妹。
听到这话,宋韵更是心疼,一时间也只好是拉过谢长鱼,柔声道:“长鱼,母亲知道你不会做出推灵儿的举动,可毕竟灵儿也是在你面前倒下,许是听了什么话犯了胎气。这般,你就和灵儿道个歉,我妹妹那边我自会交代,不会让她找你麻烦的。”
宋韵知道自己妹妹的脾性,就那位温家主母,要是知道自己的儿媳妇被谢长鱼气得险些小产,估摸着会直接提刀就往盛京赶。
再怎么说谢长鱼也是自己的儿媳妇,宋韵自然不会坐视不管。
可谢长鱼却是没有领情的意思:“母亲,我可没有做什么对不起妹妹的事情。她诋毁我不说,居然还想将此时栽赃于我,我还没喊冤枉呢,她倒是恶人先告状了。”
谢长鱼一副拒不道歉高高挂起的样子,宋韵看了都有些急了。可偏偏她也听说过这谢长鱼的臭脾气,和那天下第二富的陈大江可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现在她才算是真正见识到了。
“没事的姑母,是灵儿做错了事情,怎么能让姐姐给灵儿道歉。灵儿就不当出现在姐姐的面前,只是许久没见姐姐,来了盛京之后也没有机会单独和姐姐在一起叙旧,之前是实在是想念姐姐才过去。没想到姐姐居然这般不待见我。姑母没怪罪姐姐,是灵儿高估了自己在姐姐心目中的地位。”
说着那谢灵儿的泪便不要钱地落下,配上那副苍白的容颜,要多可怜就有多可怜。
谢长鱼可是一点不惯着,冷嘲热讽道:“不管什么时候,你这幅样子还真是让人作呕。”说罢,谢长鱼便转头离去,留给谢灵儿和宋韵一个潇洒的背影。
门外候着的人也都差不多散了。温景梁也被江枫带着去歇息了,等在门口的也就只有江宴。
见到谢长鱼独自一人出来,江宴嘴角也是勾起一抹笑,他早就猜到。
“回去吧。”江宴像是无事发生,牵着谢长鱼的手便带着她坐上了回相府的轿子。
此事也在盛京之间不胫而走。众人皆知,在宋韵生辰宴席之上,谢长鱼将胞妹谢灵儿气得早产,还拒不认罪。如此这般罪状,可除了从前那承虞郡主,这是第二个。
仙徒惑世
不过这江家都没有追责,况且谢长鱼还大摇大摆回去了相府。没有人敢多嘴说什么,只是在街坊邻里之间谈论。
此事过去了几天,在江宴的刻意约束之下,谢长鱼这几日都只能呆在相府。那谢灵儿也是直接在江家住了下来,既是坐月子,也是缓解惊吓。
不过这事情可和谢长鱼没有关系,她既然坐实了拒不承认,那就根本懒得管那谢灵儿的死活。后者反正也死不了,她才懒得去看谢灵儿演戏呢。不过也是时刻关注着她到底做什么花样,也就是惨了青禾了。
三日之后,谢长鱼才又一次收到了来自宋韵的帖子,请她到江府喝茶。
喜鹊一早帮着谢长鱼梳妆,小嘴撅得老高,愤恨道:“二小姐从小就爱欺负我们家小姐,可偏偏旁人都看不出来,这下子居然还直接住在江家,可不知她会和江夫人说什么小姐的坏话呢!”
听罢,谢长鱼倒是不由笑出声。
喜鹊虽然是被原主从小抛弃,但是也是看得最通透的,也就是因为不满谢灵儿老是欺负谢长鱼,又不会说话,这就被谢长鱼嫌弃。可现在谢长鱼倒是知道,喜鹊虽笨,但看人倒是看得明朗。
“我今日就是去和母亲喝茶,怕她谢灵儿作甚。”
按道理,这谢灵儿当是要做戏做足些,这整个月子最好都是卧床不起,这才能凸显她的可怜。这番宋韵叫她去,自然也是有事,她去看看便是。
江宴倒是一早去上了朝,现在还没到回来的时候。怕是那宋韵也就刻意在这时候唤她过去,她也就懒得等江宴回来了。反正到时候要是发生了什么事情,玄乙都会第一时间告诉江宴。

e5orx好看的玄幻小說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ptt-第一百七十九章 赴宴相伴-vrj4t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小說推薦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除了谢长鱼,考场其余人全都还埋头做题。几个负责考场纪律的历官也都惊呆了,此次科考是丞相大人与王昭联合命题,比起往年难度增大了不少。在往后五年内都将被取消考试资格。
不少人有看谢长鱼笑话的,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完成答卷,怕不是在乱答就是交白卷。按照大燕律法,凡是科考交白卷的考生同样也有人替她捏了一把汗。
反观正主却分外淡定,谢长鱼将卷子交给江宴后两下撤离了现场。
一个时辰过去,谢长鱼已经换好装束侯在相府。今日不仅是科考之日,也是宋韵的寿辰,因江宴被朝廷临时推上主考官的职务,正午的宴会被江家取消改到了晚上。
恰好这个时间点也方便了谢长鱼,她提前交卷回来可以捯饬捯饬,等贡院那边结束,与江宴一同赴宴。
谢长鱼深知,这回宋韵的寿诞上有不少人绸缪着计划等她过去呢~为了不让某些人失望,她决定在明日‘走’之前,好好搓搓某些人的勇气。
“叶禾,崔知月那边如何了?”
“万事俱备,就等主子演戏了。”
听罢,谢长鱼脸上溢出笑容,她抬头看了看天色,抬步往门外走,不出所料,她推算的极准,后脚刚跨出门槛,江宴的马车也正当停靠于门前。
江宴下马瞧谢长鱼行动这么积极,恍然间还觉得不太正常。他心里门儿清,倒是顺着谢长鱼意思走,不过对方今日的妆束却让他心里那股火憋不住。
“回去换一件高领的。”江宴沉声道。
前几日入宫的经历江宴还记忆犹新呢。无论如何,都忘不掉那些个男人觊觎谢长鱼的眼神,若非当时在皇宫不方便动手,江宴恨不得当场挖了那些心怀不轨之意人的双目。
谢长鱼也不知怎么回事,分明想要反驳,可对上江宴炙热的视线,她反而招架不住了,垂眸唤道叶禾去拿披风。
自个儿再上下看了看,除了襦裙稍微低了些,其他的都没问题,这有什么好挡的?
直到叶禾递来了一件高领剪裁的薄纱外衫,经江宴点头后,谢长鱼才得以上了去往江府的马车。
……
江府门前,张灯结彩。各大世家的宾客携着各类珍稀礼品前来,好不热闹。
而宋韵不论走到哪都不会忘记带上温初涵,整个人红光满面。当温景梁携手谢灵儿来时,宋韵差点激动地流泪,连问了好几声温家主母的近况。
約失江南
“姑母,等侄儿内室即将临盆之月,母亲会上盛京来的,侄儿走前,母亲还嘱咐侄儿给你捎句话,叫您不要太惦记她,好好保重身体。”温景梁说道。
危情四伏
也是这句话落,谢灵儿脸色变了变,但很快又恢复正常,任着宋韵亲切地拉着谢灵儿的手在旁感叹:
“也是缘分啊,你们表兄弟二人娶回家的媳妇是姐妹花,那灵儿,你这肚子也大了,看样子下个月就要临盆了吧。”
谢灵儿捂着肚子,娇羞地笑了笑:“姑母,灵儿还说姐姐怎么还没来,一打听才得知是因着姐夫今日监考,才来得晚了。”
她刻意避开临盆这件事,将话题放到谢长鱼身上,谢灵儿这次算盘打得好,此番是一定要让丞相大人看清谢长鱼的真面目。
而跟在宋韵身旁的温初涵则是有意无意看着谢灵儿,目光藏着几许揣测。这个谢灵儿看起来挺怪的,又说不上来哪里怪。
总之,温初涵调查过谢灵儿的底细,知道谢灵儿跟谢长鱼关系不好,那么如此一来,自己正好可借谢灵儿的手除掉谢长鱼。
太阳下山时,江府迎来最后一名宾客后,江宴与谢长鱼才走到。谢长鱼蹙眉,认出前方的宾客正是南方八大系陈家公子陈均无疑。
“拜见大人,夫人。”三人打了个照面,还是陈均笑着先开口。
江宴对陈均印象还不错,颔首道:“今日,家母寿宴,君即来便是客,无须客气。”
陈均点头,目光扫过谢长鱼,这种眼神却并不会让人感到不适。谢长鱼会看过去,竟发现陈均眼中如此平和的目光很像一个故人。
血案迷踪 纳心
网游之最强剑修 立即看到
五美佳缘甘做妾 琴棋书画爱好者
“一起进去吧。”谢长鱼眯眼,淡淡道出一句。
宴席摆在院坝,布置不俗,既能让人感受到寿辰的喜气,周边隔一桌的暖炉也不会让人在冬日觉得寒冷。
这些都是温初涵亲自操持的,也难怪宋韵越发疼爱温初涵了。
二房少爷江留机缘巧合下与温初涵凑了一桌,这位油头粉面的公子哥毫不避讳地打量温初涵。
这段时日,江留跟着轩辕翎混,几乎很少有时间回江府一趟,不留神,大方领来的孤女已经长这么漂亮了。他心中打起算盘,如果能娶到温初涵也是不错的。
暂且不论温初涵被温家抛弃的孤女身份,只要她现在的地位与名声高就行了。宋韵在江家发言权不小,娶了温初涵,等于得到宋韵的支持,至于她亲儿子江宴,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丞相还不够吗?
总不能鱼和熊掌兼得吧!
但,他没有忘,温初涵与陆家的首富是由婚约的。这时候,江留已经将心中的敌人阵营划分清楚了。凡是阻挡他上位的人都该死!
宴会还没正式开始,各桌散客除了前去给江枫宋韵道声贺之外,更多的时间用到与周边宾客打交道上了。
包括南方八大系的人也是要结交的。这些人张口就是,诸君诚意可贵,刚科考完便马不停蹄赶来给江家住夫人道贺了。
战争女王 波兔
旅人画铺
商界传奇大亨
交流了好一会儿,正差喝杯酒时,刚才门外那三人来了,与此同时,夫妻俩也牢牢吸引住了众人的目光。
这几位到了,寿宴也得正式开吃了!
無常無仙 炎郎
“母亲,寿辰快乐!”两人异口同声道,也不知是如何突如其来得默契。
宋韵见到江宴自然是高兴:“宴儿,长鱼,无论你俩送什么礼母亲都欢喜,不过,最好得礼物还是小孙孙,你俩看看灵儿,肚子都这么大了,指不定怀的是双胞胎呢!”
说道曾孙,宋韵表情透露着一股向往,她心里还是不满谢长鱼的,但是如若这个媳妇肚子争气些,那些前尘往事也就不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