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小說 簽到千年我怎麼成人族隱藏老祖了討論-第一百六十三章:一定爲我報仇分享

簽到千年我怎麼成人族隱藏老祖了
小說推薦簽到千年我怎麼成人族隱藏老祖了签到千年我怎么成人族隐藏老祖了
圣尊!
五重!
还是活着的!
一片倒吸冷气的声音响起。
围在一起的人,不自觉的往后倒退。
蒙易颤抖着手,从猪头之上拿开,然后深吸一口气,跳了下去。
之前不知道这头猪如此有身份,还没感觉什么。
现在知道了,突然就感觉到了压力!
那猪身上,此刻仿佛有一股沉凝的气势升起。
让四周的空间都凝固了!
瞬间一片寂静。
此刻那头猪,形象在他们心中高大了起来。
无限拔高!
他们一起投过去注目礼!
久久不能言语。
就突然感觉这猪有点烫嘴,不知道怎么下口了!
毕竟,这是一头高品种的猪!
档次比较高!
其他人在发呆。
修为高深,见多识广的夜老,同样在扯着下巴的胡子,差点生生给它崩断。
就这一头猪。
这一次婚宴的规格,一下就拉高了!
连他都从没参加过这种档次的!
比那些珍宝圣果的宴席,更有格调。
毕竟,这可是一位圣尊五重的存在。
夜老感觉有点紧张。
但也有点期待。
猪鬣一族的肉,那可是出了名的有味道。
而这圣尊境的到底怎么样,人族之中还没人尝过,他怪想知道的!
也不知道为什么,以前见到猪鬣一族的圣尊还没什么感觉。
这一次,他竟然喉咙都开始动了!
突然就有了食欲!
“人类,放了我!”
“此次回去,我可向老祖求情,帮助你们人族度过此次劫难!”
鬣豪开口道。
它没有出口威胁,而是以利诱之。
毕竟,现在的情况。
一不小心就得出猪命。
不适合威胁。
这一点它还是清楚的!
“这!”
“唉!”
夜老心中一动,但随后又是一声叹息的摇头。
鬣豪说的条件确实让人心动。
可惜,这猪不是他的!
再说,鬣豪所谓的求情,效果应该是没有的!
这种事情,它一个圣尊五重,还没资格左右。
…………
板车上的兽,最终还是全部在绝望的咆哮声中,被拖进了巨大的屠宰场。
毕竟。
这是前辈的礼物。
说是要给他们吃的!
就不能另做其它处理。
就算有麻烦,那不是他们需要考虑的!
片刻后。
一群刚刚把板车放下就离去的强者,又被叫了回来。
他们围着一处如山的案板。
一个难题出现了!
这头圣尊五重的猪,档次太高,刚刚负责处理的屠夫,崩断了一把刀,连手都受伤了!
却连它的皮都没破掉。
圣尊五重确实恐怖,就算已经不能动弹,想伤到它,都不是一般人能办到的!
寻常武者,拿着刀都没办法破防。
如果不是它所有力量都已经被封住,可能直接能将人活活反震而死!
他们之前太过震撼,而欠考虑了一点。
“我来处理吧!”
夜老开口。
这里他最强。
刷!
他亮出一把圆月弯刀,手起刀落,在猪鬣惊恐咒骂的惨叫声中,一瞬间斩出数十刀,终于将它头颅斩落!
鬣豪猪眼瞪大!
感觉死不瞑目!
它不服啊!
作为圣尊强者,是死在案板之上,而不是轰轰烈烈在斗争中结束一生。
而且,最重要的是!
在路上,从这些人的谈话中,它已经知道。
此次,并不是有道尊馋它身子。
而仅仅是有人族后辈举办婚礼。
它会被全城人分而食之!
这更加让它冤,而感觉毫无尊严!
落进道尊口中好歹还有档次一点,而且感觉还是完整的!
但如果被全城低贱之人,一人一口,简直不敢想。
这就像是清纯小妹,落在了一个大帅哥手中,失去一次。
与落在一群粗毛大汉手中,失去无数次的区别。
不一样的!
鬣豪一缕冤魂飘散而出!
片刻后!
东苍域,遥远的一个地方。
猪鬣一族的祖地之中。
一处古朴的漆黑大殿之中。
上面摆放着一枚枚各色的珠子。
啪的一声,某一刻,其中一枚直接碎裂了开来!
铛!铛!铛!
外面有三声钟响。
“道尊,危险……!”
同时从碎裂的珠子中,有虚弱的声音传出。
随后消失不见。
呼噜!呼噜!
大殿中央,一尊猪妖撑着钉耙闭着眼睛,一颗水泡在它鼻尖起起落落。
轰的一声,突然有一股股强大的气势,由远及近,带着暴戾感而来。
噜噜噜!
在大殿之中的猪妖赶紧摇了摇头,强行睁开眼睛站好!
“谁!谁陨落了!”
一群圣尊接连闯入。
有族中强者陨落?
守殿的猪妖一惊,这可是它看守族殿以来,都没发生过的事情,大意了!
如果被老祖们发现失职,得被打死出气。
毕竟,现在它们是火气最旺的时候。
它赶紧往供桌上看去。
“是鬣豪!”
有圣祖存在,已经率先来到供桌之上,一把将那碎裂的珠子拿在了手中。
神色阴沉无比!
“它最后说什么了?”
圣祖存在目光看向守殿的猪妖,里面是熊熊的暴戾。
守殿猪妖一惊。
此刻的圣祖状态很不对劲。
如果说出它刚刚在睡觉,什么都没听到,死定了!
肯定是尸骨无存。
连渣都不会留下。
“一定为我报仇!”
它急忙出声,脱口而出的道!
“鬣豪含冤而死啊!”
从这句话中,有圣祖存在听到了浓浓的不甘之音。
这是对仇家的深深恨意。
还有对生命的眷恋。
“敢欺我猪鬣一族!查,不论是那一族,血债血偿!”
有圣祖存在,拿着碎裂的本命珠,当即走了出去。
圣尊五重的鬣豪陨落,这件事情需要请出族中大圣做主。
它们去了没把握。
…………
圣尊五重的猪妖,烹饪起来很麻烦。
本来大家还想换着花样来。
最后都放弃了!
直接拿来一座巨大的丹炉,用地火全部给它炖了!
这一炖就是三天。
不过没事。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修炼者的婚礼没讲究黄道吉日,所以顺势推迟了三天。
让林腾感觉烦躁不已。
这几天他越发感觉不对。
要不是打不过。
他差点想强上一波!
“不应该的!我不是那种人!”
林腾给他左右各来了一下。
在煎熬等待中。
婚礼的时间终于来临。
一尊巨大的丹炉被抬出。
所过之处,那飘出的一缕缕香气,吸引了无数的目光!

精华都市异能 簽到千年我怎麼成人族隱藏老祖了 愛下-第一百五十二章:建造古之禁地熱推

簽到千年我怎麼成人族隱藏老祖了
小說推薦簽到千年我怎麼成人族隱藏老祖了签到千年我怎么成人族隐藏老祖了
“什么情况?”
当鳄族三位大圣带着群鳄回到族地的时候。
看着仿佛被刮了一层皮的族地。
整个鳄都感觉不好了!
这情况,跟被端了老窝没两样。
“昆鳄,霆鳄,苦鳄,你们想干什么?出来!”
莲鳄意识扫过,只感觉到了三鳄的残留气息,却没感觉到它们本尊的存在。
“苦鳄还有两位老祖已经离开了!”
一位留守的圣尊级别鳄从下面飞身而上。
它的身上有残破的痕迹,看情况,很明显是被打了一顿。
而且受伤不轻!
“除了需要至少三位大圣才能开启的内库,其它能拿走的珍宝全被它们带走了!整个族群,都被它们搜刮了一遍!”
受伤的鳄开口,把三鳄回来之后的所为禀报。
三头鳄很疯狂,就像比赛一样,将整个鳄族祖地从上到下,像狂风一般卷了一遍。
它想要阻止,实力不够,直接被按着,上上下下围殴了一顿。
所幸只是受了点皮外伤,由此也能看出,那三鳄不是假的!脑子也还没彻底坏掉。
否则它该被抽死的!
“它们疯了?”
莲鳄神色阴沉的骂了一句,然后才接着开口问道。
“除了拿东西之外,它们说了什么原因没有?”
“说了!”
“它们说,怀璧其罪,这些宝物以我们的力量根本保不住,主动一点,拿出去,是为族群好,同样对它们也好!”
“你好,我好,大家好!”
受伤的鳄将原话复述。
“什么乱七八糟的!它们就没说具体的原因?到底是为了什么?”
莲鳄巨大的鳄眼中戾气横生。
事情太古怪,让它现在感觉很难受。
一股压抑的感觉在它心头滋生。
“没说具体的!不过最后走的时候,它们倒是带着忧伤着重提醒了一声”
“千万,千万,不要再惹人族!也是它们让传信说族地出了大事,有灭族之祸,让你们速速回来!”
“它们还说,让我们把它们忘了,永远不要再找它们,就当鳄族从来没有它们的存在!”
“走的时候,它们还将它们的本命珠,以及与之有关的东西全部震碎吞了下去!然后说,从此与我们鳄族划清所有界线!”
“它们说话的时候,带着眼泪与不舍!是有感情的!不像是疯了,而是确实有难言之隐!”
受伤的鳄开口道!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它现在都还感觉恍惚的厉害。
毕竟,发生的事情太匪夷所思了!
“不要惹人族?”
莲尊还有其它两位鳄族大圣,头颅猛然一转,目光死死的看向人境的方向!
…………
楚河很满意。
他手下几个大圣级别的兽,办事效率都还可以。
在镇魔塔第三层历练了几次的它们,也很识趣的没跟他耍花样。
并没有生出什么让他不愉快的波折。
它们只是回去没多久。
就陆续带着丰收,满载而归。
在镇魔塔中,楚河拿着一个个乾坤布袋。
手中拿着纸笔,为它们清点,结算着假期。
这方面楚河没骗它们。
很守信用。
说能兑换假期那就是能兑换,明码标价。
一群兽,看着原本属于它们族群的东西,被换算成一天天的假期。
除了苦鳄目中隐含兴奋,其它几个大圣级别的兽,目光都相当复杂。
说实话,它们其实还没被油锅彻底磨掉意志,它们还能扛的!
如果有的选,它们其实并不想把族群给搬空。
可惜!它们没得选。
这一点它们很明白。
面前人类的实力强的让它们绝望,主动一点,拿多一点,是为族群好!为它们挡灾!
如果让面前人类不满意,主动出手,将是灾难!
“你是对的!”
霆圣看向带着窃喜的苦鳄。
它想起了初来这里之时,苦鳄跟它说的话。
反抗是没用的,只会更加痛苦,躺平了会舒服一点!
像现在。
它们老实之后,确实舒服多了!
楚河把账结好,将一群兽打包带出了镇魔塔。
材料已经差不多足够。
他开始带着一虎四鳄,专心投入打造古之禁地的工程。
时间缓缓过去。
转眼就是三年。
这三年,是楚河在清醒转态下,过的最充实的三年。
他每日除了例行签到。
之后就是带着三兽进入地底,专心打造着他设计的古之禁地。
整个夏族疆域一点点被他改造着。
上面各种大杀器密布,禁术无数。
只待达到条件就会被触发。
不过,即便现在是蛰伏状态,也让山川河流受到了很大的影响。
夏族中的人,能明显的感觉到脚下的大地,整个夏族疆域,在很明显的发生着巨大的变化。
最简单的!
以前,随便一个王者间的对战,都能开山裂石,闹出巨大的动静。
但现在,别说开山。
或许不经意间遇到的一块石头,王者头往上面一碰,石头没裂开,反而是王者头破血流。
石头已经站起来了!
想要打裂它,变的越来越艰难。
已经不是谁都可以做到的了!
而且这种事情不是个例,还很多。
如果说,石头这些还能用夏族疆域机缘增多,遍地是宝来解释。
那么。
还有一些很重要的变化,就更加直观了!
那些王者,以往他们在天上纵横,很是畅快自由。
可是现在。
他们飞起来的时候却能感觉到巨大的压力,那种畅快感逐渐降低,而且随着时间过去,这种感受越来越明显。
到了现在,他们飞十几公里就能感觉到不行。
一副浑身虚脱的样子!
比在林城努力完成指标的岁月还累。
但如果落地,只是在陆地上奔跑,就完全不受影响,能很快恢复过来。
这种感觉很奇怪。
就像地上是正路,而天上是小路,太窄了一样,让人难受。
而且修为越高者,感受越深。
那些先天之间的对战,还能发挥全力。
但到了王者之后,动起手来,已经能明显的感觉到一股阻塞,武技的运用会非常不顺畅。
等等诸如此类!
还有着各种神异之处。
不过夏族中的人都被安抚着,加上习惯了,所以并没有慌。
毕竟。
夏族老祖们可都说这是大好事。
“大幕在拉开!”
夏源每天都会走出去,天地间的变化。
让他激动,让他欣喜。
无比的期待着。
他已经做好了迎接大时代来临的准备。

都市小說 《簽到千年我怎麼成人族隱藏老祖了》-第一百二十三章:不對勁鑒賞

簽到千年我怎麼成人族隱藏老祖了
小說推薦簽到千年我怎麼成人族隱藏老祖了签到千年我怎么成人族隐藏老祖了
噗!
从虚无出现的长线,带着鱼钩一阵转动,一股不可测的力量从其中传出。
力量与灵魂层次的双重碾压。
让黑鳄刚刚鼓胀起来的身形与气势,如同被戳破的气球,一泄千里。
鱼线一松然后猛然再一紧,虚空发出崩的一声炸响,黑鳄被网住的身形从水面被拉起。
鳄头都被拉的翻了起来。
一双被暴戾充斥的眼珠子,渐渐的被绝望慢慢覆盖。
它身躯在抖动挣扎着,然而随着黄金渔网越缩越紧,显得那么的无力。
把这一切看在眼里的空冥大圣,额角如同有冷汗在刷刷的往下流。
从心灵到肉体,一片冰凉。
他的热血也消退不见。
亲眼目睹着,刚刚跟他打的有来有回的同级别对手,不过几息时间,就失去反抗力量的在他面前被捕捞钓起。
那种被震撼与心惊,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
特别是在不知道那未知存在,是敌是友的情况之下。
此时摆在他面前的是两条路。
逃与不逃。
时间很短。
空冥大圣无法做出决定。
这个时候跑,万一激起那未知存在的野性,他无法想象后果。
不跑,那就是听天由命,只能祈祷未知存在不对他出手。
这种感觉很不好受。
这是弱者面对强者的无力之感。
空冥大圣已经很久没有体会到这种感觉了!
就在空冥大圣不安的在思考着。
如果那未知存在待会对他动手动脚,他该以何种姿势反抗时。
鱼线拉着黑鳄到了虚空某处,消失不见。
这片天地恢复平静。
只有那海中,被圣鳄之血腐蚀出的大窟窿,久久无法被填充,周围不断有缕缕黑烟在散发着。
表示着刚刚此地曾发生过一件大事。
空冥大圣呼吸停滞,身如雕塑,站在虚空之上一动不动。
“是走了么?”
许久之后,他才长松了一口气,带着不确定,看向虚空的某处,然后试探性的往后倒退着。
一步,一步!
慢慢的倒退。
仿佛在担心虚空之中有猛兽,随时会向他扑来一般!
直到倒退至数百步开外。
空冥大圣才猛然转身,气息不泄,声音不响,施展年轻时候苦学多年,但现在早已被丢弃的轻功,扛着大刀,一路狂飙!
他没有目的!没有方向!
直到许久之后,才停了下来。
擦了擦额角并不存在的冷汗,长舒一口气,空冥大圣才转头往身后望去。
“这地方什么情况?”
“原本以为有人族隐世大圣存在已经是意外,可后面魔头接连出世,现在更是有这种恐怖的存在出手!”
“这地方有问题,绝对有大问题!”
空冥大圣心绪难平,目中一片凝重。
“回去商量一下,这里不是善地!”
他转身,身上气势爆开,踏破虚空,全力赶路。
此时。
楚河背着乾坤布袋,正在不紧不慢的往回赶。
他每一次出来,打包算是附带,看看风景,放松心情才是主要。
因此为了欣赏不同的风景,他每一次往返无尽之海的道路,都不会走同样的一条。
一路走过。
他于岩浆之中泡过澡,也在水面之上随波逐流。
于浪涛之间感悟天地自然,随手创下一部功法,装入他随意捏造的胶瓶之中,丢入江河之中,飘向远处。
他于高山之上俯视天地,既兴吟诗一首,以指代笔书写于断崖之上,其上附有剑意或刀痕。
他在山间,随手采下几株灵药,于掌心之间随意练化,凝聚成一枚枚药香四逸的丹药。
吃一粒,丢一粒。
被他装在丹瓶之中,向着夏族疆域用力一抛,划破空间而去。
天道的老父亲出行,把机缘洒向人间。
随意而豪横!
这就是强者的生活,枯燥,朴实而无华。
当楚河回到藏书阁的时候,已经是十几个小时之后了!
看着上面早已经凉了下来的茶。
楚河淡然一笑,伸手加热,一饮而尽,茶香依旧。
真香!
此时,柳树下的青烟,又从实质化为了常人不可见的虚幻。天上的灵雨也逐渐慢慢停了下来。
柳树不断摇动,带着愉悦!
那种发自树心的激动,表明着它这一次得到的好处无比的巨大。
楚河在它枝干上拍拍,柳树激动的用枝条在它脸上刮过。
在灵雨之下淋了大半天的小王八,抖擞了一下身上的壳子,慢步走来,挥爪同样在柳树之上拍了两下。
柳树左右摆动带着嫌弃。
这王八老是顶着抹布在它身上蹭来蹭去,它不喜欢。
楚河摇摇头,背着袋子走进镇魔塔。
此时,镇魔塔二层的火狱世界,涌动的火焰随着一群大黑耗子被榨干,慢慢平息了下来,恢复正常。
一群在岸边休息的兽,看着楚河进来,齐齐的把目光投过去。
看着他身后背着的还在一动一动的袋子,神色不一。
四条鳄神色复杂,甚至还带着丝丝的不敢置信。
三龙一虎,则全然是幸灾乐祸。
楚河将袋子中被他封禁的黑鳄倒出。
虽然早有猜测。
但当看到霆圣真的落到了跟它们一个下场时,三鳄还是免不了的齐齐抖了三抖!
而且看着霆圣身上那恐怖的伤势,更是让它们在这炎热的火狱世界都倒吸凉气。
霆圣尝试性的挣扎了几下,被楚河两巴掌镇压,它喘着粗气,在周围扫视一圈,然后与苦鳄的眼睛对上。
苦鳄赶紧低头,不敢与之直视。
“别用愤怒的眼睛去盯着它了!它是为你好,想让你也加入这个优秀的大家庭,得到机缘!”
楚河笑着出声。
“伤的这么重,看着都心痛,怪可怜的,来,我先给你治伤!很快的!”
楚河拍拍霆圣的脑袋,笑容越发和善。
他拿出一粒拳头大的丹药丢进霆圣的嘴巴,还掏出一瓶圣灵**往它的伤口上倒去。
霆圣不由发出一声舒服的呻吟。
它眼中露出狐疑。
这情况有点不对劲!
这人类要干嘛?
它眼睛扫向几个鳄族后辈,却见它们都把头低了下去,皆不敢与它对视。
而旁边的三龙一虎,大大的眼睛看着它,上面布满同情。
这样诡异的情况下。
此时虽然身上越来越舒服。
但不知怎么的!
霆圣感觉到了一股凉意正在向他靠近!
那是来自心灵深处的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