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雲起瓦羅蘭》-第1032章 暴走英雄鑒賞

雲起瓦羅蘭
小說推薦雲起瓦羅蘭云起瓦罗兰
符文历993年,1月1日,比尔吉沃特湾。
“妈妈、妈妈,快看…是大怪兽!”
“傻孩子,那是你爸爸工作的地方…嗯…应该说,这头大怪兽只吃那些可恶的亡灵。”
“是吗?这可真是太棒了……”
站在货船甲板上的小男孩努力的伸出脑袋,想要更进一步看清前方海湾尽头的那只大怪兽。
呼呼、呼呼…!
似乎是听到小男孩心中所想,狂风突地骤起以近乎裹挟的姿态将整艘货船推出老远,“辛格!”小男孩的母亲手疾眼快地一把揽住被甩出去的孩子,自己却因用力过猛而失去平衡狠狠撞在护栏上,顿时鲜血迸溅昏迷过去,吓得怀中小男孩表情就此呆滞。
“妈妈、妈妈…来人啊,谁来救救我的妈妈啊!”对母亲的担忧让小男孩战胜了对鲜血的恐惧,他想要离开母亲怀抱却发觉被死死抱住,便扯着嗓子喊了起来。
下一刻,风平浪静、温暖如春的绿色笼罩母子两人,令鲜血迅速消融,伤口愈合。
小男孩后知后觉的抬起头,才发现有一个黑发黑眸,身着红色风衣、白袍如学者般的白净少年不知何时出现,他身上亮着微弱柔软,但又能承托起狂风暴雨的希望白光,这种光芒将整艘船笼罩在内,阻隔了外界的大浪滔天。
“大哥哥,谢谢你…”
“辛格对吧…做的不错,你的妈妈会为你骄傲的。”
“嗯!大哥哥你叫什么,妈妈说过要回报他人的善意…我把自己最喜欢的玩具送给你行吗?”
重重点头的辛格看了看自己的母亲,才发觉她已经带着微笑入睡,刚才在甲板上的其他人也是如此,都如母亲一样睡着了,整艘货船内唯有他和学者少年醒着。
“我叫道森…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我并不需要玩具,所以能换一个回报吗?”
“好的,道森哥哥…你想要什么回报!”
“将接下来看到的事情,保密…辛格,你喜欢看舞台剧吗?”
“喜欢!我最喜欢《金克丝大战亡灵将军》了,鱼骨头轰轰轰,砰砰枪哒哒哒…”
辛格手舞足蹈的表演起进两年来于双城兴起的舞台剧,曾经的疯丫头金克丝充分发挥了天性,将“恶作剧”的对象变成亡灵,迅速成为了家喻户晓的英雄,还有了一个很特别的绰号——暴走英雄。
“那你可有福气了,暴走英雄·金克丝马上就要出来了!”
“哪里,哪里,她在哪里…哇,大怪兽发光了!!!”
“是啊,发光了。”
顺着辛格目光一同看过去的道森目光肃然,倒映在他瞳孔内的海湾尽头是一座盘山而建,如铁桶似的巨大钢铁城市,让人很难想象这里会是曾经那个用各种破船板,旧龙骨,废铁块搭建起来的比尔吉沃特。
如今的比尔吉沃特就像小男孩辛格说的那样,是一头狰狞可怖“大怪兽”,因为在这座钢铁城市上有着许许多多的“窗口”打开,每一个窗口都会有闪着银光,洞口黝黑的巨炮对准四面八方。
如果从高空俯瞰比尔吉沃特的话,就会发现它就像一个巨大的刺猬,被密密麻麻的炮管所覆盖,仅有前后两个出入口做港口,无死角的防御了每一个方向可能到来的危险。
就比如现在。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骤然而来的黑雾铺天盖地,影影绰绰的亡灵大军隐匿其中,如神兵天降般将比尔吉沃特周围的海域悉数笼罩,降下无边无际的倾盆大雨。
这些雨滴满是漆黑,入水又融为丝丝雾气返回黑雾,如此反复循环几次后,便让大海上的一切都无所遁形。
“哇,好多船啊…为什么刚才看不到一艘啊,道森哥哥!”在道森刻意影响下,并未看到亡灵的辛格只当这是一场很常见的暴风雨,好奇的看着周围那些突然“冒出”来的同行货船满是疑问。
“因为它们刚才藏起来了。”
“这我知道,《金克丝海上狂欢》里表演过的,这是神奇的海克斯水晶带来的奇迹魔法……哇,大海裂开了,那是什么啊?”
“当然是你喜欢的金克丝。”
立于船首的道森语气古怪,说话间小男孩口中的大海就真的“裂开”涌出了一个大型钢铁战舰。
在这战舰的中央,有一发需要十多人合抱的红色大火箭,上面还用蹩脚的画工画着如鲨鱼一样的尖齿、嘴巴、眼睛。
“是超超、超超超…究究极、死神、飞弹!!!”
从未想过会亲眼见到这枚火箭的辛格激动得语无伦次,道森也为此莞尔,只是嘴角露出的笑容却满是不怀好意——大幕开演了。
轰隆!!!
“真的飞了…”
将这当成舞台剧来看的辛格没想到会这样,他目瞪口呆的看着那枚在金克丝所有的剧本中出场率最高,为所有人耳熟能详,据说一发就能炸掉半个祖安的“超究极死神飞弹”拖拽着美轮美奂的五色彩虹,就那么径直的撞向上方的暴风雨。
呼呼呼呼呼…!
似乎是感受到危险,漆黑暴风雨带来的狂风骤雨顿时加大,掀得海上的诸多货船摇曳不休,有的甚至被狠狠抛翻砸在汹涌的海面上。
但这些船并没有就此散架,上面的人也没有落水,因为每艘船上都有双城对外宣称的“神奇的海克斯水晶”形成的能量屏障保护。
“哇哇、哇哇…乌云旋转起来了,超究极死神飞弹要被吞没了吗,道森哥哥!”
看得眼花缭乱的辛格大叫起来,紧紧攥住拳头一副唯恐它被天空上的黑暗漩涡吞没。
其实真实的画面是这样的…那些旋转起来的黑暗漩涡,是由密密麻麻,无穷无尽的亡灵大军构成的,它们尖叫着、哀嚎着,在黑雾的驱使下一窝蜂冲向那枚相对黑雾本体来说极为渺小,又蕴含着恐怖能量波动的火箭。
“不要担心,辛格…聪明狡猾可爱无敌的金克丝,一定会有办法的。”十分恶趣味地念着金克丝系列舞台剧固定台词的道森,不出意外的引起辛格的共鸣。
“嗯!”
扬起拳头狠狠一挥的辛格顿时充满信心,“是啊…聪明狡猾可爱无敌的金克丝,一定会有…哇,是金克丝!!!”

熱門玄幻小說 雲起瓦羅蘭 愛下-第1001章 命運交匯閲讀

雲起瓦羅蘭
小說推薦雲起瓦羅蘭云起瓦罗兰
“去吧,孩子…你想要的,都在命运交汇之处。”
突如其来的艾翁问都没问,就将道森拽进幻梦树的领域并给出模棱两可的指引,以至于他只能看着周围一个又一个朦胧光团,数以万计,密密麻麻构成一座到处是光影浮动的参天大树。
“看不清…”
道森努力想要看清这些光团中的景象,却只能看到一些朦朦胧胧的人影、色彩在不断变化。他知道这些光团是一个个人类所构建的梦境,如果不是幻梦树本体,只能选择一个进入其中才能“看”清楚这个梦境到底演绎着什么,埋藏着什么,以及希冀着什么。
莉莉娅说过梦是不会“撒谎”的,哪怕这个梦的主人能够干涉梦境,但在其梦境的最深处,也必然隐藏着所有的真实。
可是,所谓的“命运交汇之处”在哪儿?
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雲起瓦羅蘭 愛下-第1001章 命運交匯展示
看不清这些光团的道森干脆闭上眼睛,按照这句话的指引,将自己和丽桑卓有关的交际回忆了一遍,包括虚灵分身的视角与遭遇也算上,最后目光停留在虚空力量之上。
只有彼此都“借”了虚空力量来用这个事实,才有足够的分量担得起“命运”一词。
有了这个线索,道森想到了自己机缘巧合之下所拥有的“净化之力”,于是幻梦树领域骤然一暗,身上金光大方。
“这是…”
道森后知后觉的抬起右手,招出属于自己的魔法印记,平里应该卷着利刃的金色书卷又一次敞开,那枚小剑如“达摩克利斯之剑”悬在书卷上方渐渐变得朦胧起来,眨眼功夫过后便带来一种冥冥之感,让道森抬头看向这参天大树的最上方。
在那无数朦胧光团的顶端,有一个光团盖过所有人,摆脱了朦胧状态,但又因为过于明亮而只能看到其中黑影重重,随着不断扭曲的色彩演绎变化着。
“原来如此…不是巧合。”
借着小剑与幻梦树的相连,道森看到了以往被自己所遗忘的记忆。
那是一个有着紫色肌肤的老法师,他取下背后的卷轴摊开,露出上面的浮光掠影,那是一个个充满着世间奥秘的魔法符文在闪动,然后他在一翻挑选后将一枚如蝌蚪文一样,无法描述形状,意义不明的符文送进自己身体,并与贾克斯老师传授的秘传魔法印记合二为一,继而压制了维克兹这虚空之眼留下的“污染”。
他自己所以为的净化力量,其实就是在这个过程中产生的。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就像一个失忆了的人,不会忘记一些基本的生活常识。
同理,混合着维克兹带来的“污染”与瑞兹赠予的魔法符文与自身的魔法印记一合,就成了一种本能,从而让他轻而易举的就掌握了“分解一切”的力量。
其实归根结底,这种力量还是来自于维克兹。
在有了虚灵分身后,道森才明白“虚空之眼·维克兹”并不只是一名虚空监视者,也不是艾理斯这样的虚空意志分身,而是个如克格莫一样,只是诞生的时间在远古时期,进化多次,变成了堪比虚空监视者强大且可怕百倍的“观察者”。
毕竟维克兹一直在看这个世界,就像老法师瑞兹曾所说过的“我曾洗刷世界的阴影;我曾目睹文明的崛起,渺小的希望和梦想成就伟业;我曾目睹文明的陨落,消失于时间的浪潮,被人遗忘”,在这些被历史尘埃所埋葬的无数过往中,都有维克兹的身影位于其中,以绝对的理智冷眼旁观着这一切。
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雲起瓦羅蘭 起點-第1001章 命運交匯展示
而他曾作为底牌所用的净化之力,其实不过是维克兹力量最基本的应用而已。
此时这个被他刻意不再使用的底牌,再一次发挥作用,成为连接幻梦树顶端梦境光团的指引,指引着自身迈出了步伐。
……
“愚蠢的小孩儿。”
迎着海风,听着风中“呆子、笨蛋,傻子”辱骂细语的丽桑卓轻声说道,在她旁边的小男孩有些木讷的看了过来,眼中满是敬畏与亲近。
“你该回家了,可怜的孩子。”
“我,我叫道森·冕卫。”
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雲起瓦羅蘭 線上看-第1001章 命運交匯熱推
“嗯,走吧。”
微微颔首的丽桑卓不再说话,神情木讷的小男孩看看她身上穿着的古老繁复衣裙,然后跑着离开海边,远处那些正说他坏话的人群渐渐变得支离破碎,名为道森的小男孩却一无所觉的继续向前。
“埋葬。”
在小男孩的身影彻底消失后,丽桑卓所凝望的大海也一同化作散落在地的镜子碎片,每一个碎片之中都演绎着属于“道森·冕卫”的一段人生。
这其中有他趴在母亲怀抱中哭泣的场景,有他练剑至脱力,甚至是晕厥的疯狂,亦有夜深人静时因偶然冒出体外的电弧而辗转难免的深深恐惧。
一片又一片看过碎片的丽桑卓指尖寒意大盛,手指看起来亦如冰晶似的剔透明净,可以看到其中有魔法波动不断流转,直到她的手指在一块燃烧着火焰的碎片前停下。
嗡——!
在强大的魔法波动下,因小男孩道森离去而破碎的世界又一次重聚,只不过这一次他长高许多,腰间挂着银白利刃,在一群士兵的护送下坐上高大战马,向着与城外火焰截然相反的地方而去。
“迟了点。”
好看的小說 雲起瓦羅蘭 線上看-第1001章 命運交匯
如鬼魅般跟在战马后方的丽桑卓再一次伸出手,晶莹剔透的手指一经点出世界便崩裂开来,正在前方行进的战马载着长高不少的道森倒流而回,回到多恩堡,回到他的房间,回到父母离去的傍晚,回到他最初觉醒前世记忆,走下床铺静看床下月光的那一幕。
似有所觉的,少年道森回首看向床铺后方,于是他先是惊愕,随后又倍感亲切的走过来,对着不知何时坐在了自己床铺边缘,身着古老繁复长裙,头戴尖帽的女子说道:“又见面了,真是难以置信,您能悄无声息的到来肯定一名很厉害的大法师,自从小时后见过您以后,我就一直在想关于魔法,关于魔法体质的事情……”
在道森惊喜交加的讲述中,在梦中伪装成亲近之人的丽桑卓验证了自己在记忆碎片中“看到”的那一幕幕场景,心中疑虑渐渐打消,再次点出那个晶莹剔透的手指破碎这个梦境世界,点出另一枚梦境碎片催动演化消失不见。
在丽桑卓离去的瞬间,一只边缘被树荫所覆盖的金色竖瞳出现在她手指刚才所点的方位,竖瞳中可见其中有一个黑发黑眸的少年在房间中呢喃自语——当务之急是不被人发现异常。

优美都市小說 雲起瓦羅蘭-第991章 查無此人推薦

雲起瓦羅蘭
小說推薦雲起瓦羅蘭云起瓦罗兰
这种一击过后就倒地战斗力,换做往常他们早就哄堂大笑了,可有刚才神乎其乎的一剑做铺垫,在场的就没有任何一个人能笑得出来了,因为每个人都很清楚,这样的一剑没人能挡。
可就是这样的一剑,竟然被那道蓝光挡下了。
人们后知后觉的看过去,那里不知何时站了一个面容精致的白发少女,她的长发随风飞舞着,蔚蓝如海的眼眸中满是柔和的歉意,其中还倒映着一张散发着蔚蓝光芒的臻冰长弓,它的弓弦轻轻颤抖着,述说着刚才那一箭来自于此。
“女王陛下!”
围观者们下意识呼唤来人之名,然后齐齐单膝跪地,垂下高昂的头颅,左手握拳捶打右胸两下,以此古老的礼仪向年轻得有些过分的少女表达了自己崇高的敬意。
“嗬嗬、嗬嗬…”
喉咙连着大动脉都被切开的泰达米尔恶狠狠的看了过去,这种对他人来说足以致命的伤势,对他来说却一点也不是问题。
“对不起,我玷污了你们两位的神圣决斗…还请你们随意责罚!”
迎面走来的艾希将寒冰长弓交给随行者,自己出乎所有人意料的单膝跪地,垂下脑袋,左手握拳按在右胸,右手拨开银白长发露出雪白纤细的脖颈,一副引颈受戮的样子。
“女王陛下!”
“不行,我来替您受此惩罚!”
“我来!”
“我也来!”
“还有我!!”
围观者们没有为此行为辩解什么,他们只是做出和艾希一样的动作,在道森与泰达米尔周围环了一圈,人人脸上都带着慷慨赴死的自豪,根本没有半点古老传统被破坏的怒气。
“哼。”
冷哼一声的泰达米尔捂着正在飞快愈合的脖颈离去,在路过道森身边时还不忘顺手将脸色苍白的他拉起来,“下次再战。”
说完便离去的泰达米尔头也不回,一点也没有差点被砍掉脑袋的恼怒与恐惧,假装体力透支的道森来到艾希身前将她扶起,迎着她诚意十足的歉意目光拉动身前衣物,露出腰间那道被冰霜冻结的狭长血红伤口,略有感激道:“女王陛下,多谢您及时的援手…如果不是您刚才及时出手,我恐怕要跟泰达米尔同归于尽了,您和传闻中的一样漂亮、强大且温柔。
请允许我银狼莫奇追随您的脚步,直到与凛冬之爪的战母瑟庄妮相遇,到时候还请您允许我刺出一剑,为我的爷爷、奶奶、父亲、母亲,哥哥、妹妹复仇…咳咳、咳咳,在此之前,请您帮我找个医师!”
噗通!
说完就倒的少年摔倒在地,还在回味他一席话的艾希楞了一下,然后忙不迭的将他抱起,直奔自己的主帐而去:“快,去叫最擅长治疗外伤多琳大人过来!”
……
“唔…!”
当道森再一次悠悠醒来时,才发现自己来到一处狭小的帐篷内,他摸摸身上包扎好的伤口,扫过帐篷入口出的些许寒意流转,眼中逐渐有了明悟。
“看来是被关起来了…”
作为分身的道森,先是用情绪魔法压制了在场所有人,又调动体内能量融入长剑,将无极剑道与御风剑术糅合在一起,这才斩破空间,斩出那记犹如天外飞仙般的一剑。
这一剑与弗雷尔卓德的战斗风格格格不入,就连他的身体也与此地的环境不符,因为那些身体不好的瘦弱者们,尤其是冰裔,在为成长起来体内的寒意对身体弱小者来说不是对寒冷的抗性,而是催命的恶魔。
所以经过那一剑的最初震撼后,阿瓦罗萨部落的人只要认真一思考,就能明白“银狼莫奇”身份的古怪,从而向那些来自南方部落的人调查,然后得出银狼部落内并无此人的消息。
咳咳、咳咳…!
想到这里的道森不仅不慌张,反而轻咳两声,很快帐篷外就有人影离开,不一会儿入口处的封印魔法解开,头戴星冠,身穿蓝紫色华丽长衣,下半身为蓝白相间,裙摆中央镶有金线细线、珠宝看起来犹如女皇的艾希匆匆而来,蔚蓝的眼眸中有一些疑惑,也有一点探寻,剩下的全是关怀。
“我想和莫奇谈谈,你们在外面等我。”
“可是女王陛下…”
“拜托了,伊文…我相信开尔文的话,你不也一样吗?”
艾希回头对被帐篷挡住的男人交谈几句,就独自走了进来,坐在床上的道森想要站起行礼,被她两步上前轻按住肩膀,并用十分柔和的语气说道:“莫奇你现在需要的是安心休养,你一定很疑惑自己为什么会被关起来,还遭到了怀疑,这实在是因为你的那一剑太过惊人…”
虽然穿着一身华贵的女王装,艾希却表现出邻家女孩般的亲切温柔,将道森先前所分析的“查无此人”理由说了出来。
“……事情就是这样,你有什么能为自己证明的亲人、朋友或者事物吗?”轻声细语解释过后的艾希目光清澈,她没有掩饰自己怀疑,神情又透露出足够的相信让人安心。
怪不得会被称之为阿瓦罗萨的转世,从相遇到现在的表现来看,眼前的少女的确是一名天生领袖。
只是,这会不会是觉醒了前世记忆后的成熟?
如果是的话,那他就需要伪装的更深沉一些,如果不是那他就无需那么谨慎,可以用年轻人所拥有的思维方式来尽快甩脱嫌疑,拉近彼此关系。
“我,我,我…”
装出欲言又止的道森脸色越发苍白,艾希干脆伸出双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冰冷又温暖的矛盾感顿时袭向四肢百骸,让道森脸上多出不少血色,“女王陛下,您能发誓为我保密吗?”
“三姐妹在上,我发誓不会将今天所听到的一切以任何形式告诉他人!”直接立下誓言的艾希神色严肃,眼中不见一点迟疑。
应该是没有觉醒记忆,否则对包含了“自己”之名立誓时,情绪不可能不出现任何波动…用相对隐匿的情绪魔法确认了艾希立誓时没有羞耻、不屑,假意,隐瞒等异样情绪后,道森心中便有所决断。
“我昏迷前所说的话,都是真的…”
很快开口的道森,说出了一个名为“私生子莫奇”的故事,在这个故事中名为莫奇的孩子,从一出生就在德玛西亚边境一处小庄园内,身边有着仆人与年轻却体弱多病的母亲,每天都有不同的老师到来,接受着德玛西亚的贵族教育。
直到她的母亲前不久因病而亡,被作为贵族培养的莫奇少年,才从遗信中得知自己的身世,知道自己的父亲来自于弗雷尔卓德的银狼部落,知道他在入侵德玛西亚时被打伤而被迫跳入河里,继而遇见了另一位姑娘的故事。